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情關似幻幻亦真

我們愛看離奇的電影,因為生命大多平乏無味。許多的製片就設法滿足這樣的需要,賺到了不少錢。「魔戒」就是很好的例子。然而,一生看過那麼多奇奇怪怪的電影之後,到底得到多少長進?引起多少反思?卻很有問題。當然,看電影就是看電影,不長進不反思也是可以的。然而,也可以問問,要是一部好電影,讓我們在極感動中享受我們的長進與反思,豈不更妙?金德基提供了這樣的一個機會給我們,藝術創作能帶給我們這樣的收穫,是藝術家與欣賞者共同的夢想。也只有達到了這個共同的夢想,才是最好的作品。 這部片子充分的表現出對比的作用:一個富家闊少奶奶跟一個塞廣告近乎無業的年輕人在一起的情緣、一個暴力的,總是罵個不停的丈夫跟永遠沉默的年輕人、一個豪宅裡永遠不變的生活跟總是變動著的,偷偷的、暫時的住到空屋裡混日子的生活、在他人短暫離家才能偷偷蹓進去住幾天的時候,充滿著不定的恐懼與意外的境況,與在監獄的小小斗室中上下左右的自在,又成了另一個不可思議的對比。對比則容易產生衝突,無論是內心的,還是外在的生活。 這些懸殊的對比是導演刻意創造出來的嗎?只是如此的話,就會發生另一個問題,那就恍若「因辭而害意」,削足適履,倒因為果,反而減卻許多戲劇性的張力。 很多小說家都有過如下的經驗:把人物放在他們經驗以外的世界裡,看看他們會有什麼變化?或者是,把原本格格不入的人物放在一起,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小說家至此寫下的作品,則有妙手偶得的況味。觀眾也就從其中覺悟到生命中另外的可能。假如,生命的可能性增加了一點點,這麼一點點也不可小看,因為就是這麼一點點也足以把我們原本對生命的想法重新作了調整,好的藝術作品其實是可以把我們的心理基因重組還改變的。我們也許不得不偷偷的對自己承認,在我們說著我們愛一個人的時候,卻在心裡想著另外一個人。在我們承受著暴力,無論是言語還是肢體的對待,我們的沉默也可能是比暴力還要可怕的一種暴力,乃至於對於對方的輕蔑也是傷害。我們期望出軌,不只是肉體的,更是精神上的狂想遐思。誰不渴望著傳奇也似轟轟烈烈的愛情?但是,又有幾人肯真的轟轟烈烈的愛到粉身碎骨?在小心翼翼的現實裡,我們借著藝術家偉大的作品,短暫的釋放我們自己,釋放出原本幽深禁錮在內心底層的自我。也只有高明的藝術家才能洞澈到人性如此的苦悶,不自欺不欺人,我們可以不必通過任何繁複的程序,只消簡單的故事與人物,就為我們挖掘開來原我們未必認得清的本來面目。 現在不是總有人說著極簡嗎?極簡,真不見得容易。從前在台北有一家日本 料理,好像是以日本徘句大師松尾芭蕉的名字來命名,想來也是以禪宗的意味作為標榜,但現在已經不在那裡了。猜想原因是這一家日本料理的滋味太淡之故。簡單,就容易淡,讓人覺得乏味。有的時候可能就是創作者本身的問題,觀眾的口味有他們的習慣,他們習慣於複雜的情節,詭異的場景,市場上的製片也就盡一切的力量去滿足這樣的需要。 然而,也有另外一種導演,他們發現在一般的生活周遭依然充滿了意外,如金德基。他告訴了觀眾,就在我們生活的都市裡,不用去找吸毒販還是強姦犯,就是我們這些看來平常的平常人,也可能隨時會有很不平常的遭遇,真的可能!為什麼導演可以借著他的作品產生了這麼大的說服力?因為他從所謂簡單中發掘出了許多的複雜,他發掘了一個富家少奶奶與一個發廣告DM的年輕男孩之間的最大可能,這個可能幾乎可以擴展到了無限。導演用不著去試試看住住每一個不同的空屋會怎麼樣?他只消憑著人性去推想,在什麼屋子裡會有什麼事?跟誰遭遇又會怎廷樣?各種的人遭遇在一塊兒,又會有多少情節?他讓我們看到無法抑制暴力的丈夫,動用私刑的警察,永不反抗卻永不屈服的弱勢,在在卻都有其發展的來龍去脈,他們是活生生的存在,並不是以人捏造而出的道具。 沒有人會忘掉那個在影片中從未發出一言半語的男主角,這讓我們想起他在「壞蛋」這部作品中不發一言的那個大壞蛋,在「春去又春來」一片中不發一言的和尚。無聲的生命其實包藏著千言萬語,要是音樂是言語的延長的話,金德基的沉默,就是音樂的延長,也可以說是一切聲音徒然之後的聲音。就像他從不輕易的讓演員有形諸於色的悲喜,以常常只有特寫鏡頭才能表現出來的那種小之又小的動作神情,傳達了錐心剌骨的情意。 也就因為他的極度抑制,使得他的暴發力也發揮到了極致。那個男人怒責跟毆打他的美麗性感的妻子,一次又一次。到後來,女人無可忍的一耳光,男人的眼鏡吃這一巴掌飛到鏡頭之外,我們觀眾的暢快也一路飛到了天邊。警棍一記又一記的無情的砸在男孩的身上,然而,我們只見到那一張俊美無言的面孔,誰都感受得到,他有著永遠不會被打敗的精神。然後,我們也不知道他練出了什麼工夫,但是,在他以暴力相加於警官警察身上的時候,只消那麼幾下,就足以讓觀眾享受了無比的痛快,用不著非得看到血淋淋的畫面不可。至於被鐵絲牷住的高爾夫球吃那種特別的三號桿揮棒打擊之際,碰然一響,正是我們總受得到的男孩心裡因無比的痛苦與鬱悶爆發而出的憤怒。靜如處子,疾似驚雷,一路就在銀幕下心潮大起大落了九十五分鐘。 這個故事最後的結局卻是充滿了浪漫的遐思。這一對現實生活中不可能在一起的情人,終於以他們神秘特有的方式形影不離了,其中有無限的傷感與辛酸,誰知道呢?是生死相闊還是肌膚相親?茫茫人海中,也許真的有那麼一個我們的天生的至愛,也許是真的,也許只是幻想,但是,確定存在。這麼簡單的一句話,金德基以一個簡而單之的故事鮮明強烈為我們證實了,管他會不會實現?我們的生命因之又豐富了一些,好的電影作品就是讓人看不會忘記之後,回味無窮一再回味更加無窮的電影,「空屋情人」正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