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黃昏後

這裡的每一處也都小有名氣,是不是真的那麼好,不得而知,可是人氣也可以製造出很多的形象。無論冷熱暈素鹹甜乾湯,只要在這裡打拼個三年兩載,什麼玩意也都有點模樣,遠遠近近一傳開,口碑多少都會有。也就因此,任何人只要在這裡有了位子,一定捨不得遷移,若是非轉手不可,也一定節節高漲。 這一處簡簡單單賣水餃的攤子,差不多可以算作是這個夜市的開山祖了,夫妻二人十幾年前就在這裡開始做,當時此地根本就沒有今天這樣的規劃,冷冷清了好多年才趕上了後來的熱鬧。辛苦到今,三個孩子,最小的女兒今年也快上大學了,生活當然沒有問題。只是他們夫妻兩個一天忙到晚,除了過年的幾天,從來也不得休息。生活對他們是好是壞,也很難講,小小的一個水餃攤子,也就消磨了他們夫妻兩人的半生。 今天賣水餃的有點奇怪,大家忙著準備作生意,這個攤子卻依舊不見人影,一條彎彎曲曲的夜市,就只這麼一處冷冷清清,像一排潔白的牙齒當中缺了一顆,黑洞洞的,很不調和。 其實他們倆早早就到了。其中原委,就只好從今天的韭菜說起。 餃子這種食物能變出的花樣也只有麼幾招,不是多放味精就是多加點麻油拌餡。這個攤子的秘訣之一是和餡的韭菜特別的嫩。為了要有這樣的水準的韭菜,老闆總是得起個大早到果菜市場去買,專挑那種細細短短的,晚了就不一定搶得到手。當然,十幾年來也不能說天天如願,有的時候貨沒有到,有的時候是價錢太高,有的時候是自已起晚了,那就誰也不能怪。好在出錯的時候不多,偶爾有點問題,也不是不能補救的,菜剁得細點啦,味精重一點啦,都可以的,但是如此的手段也不能玩得太頻繁,有一大半是常客,有一天讓人家把問題給吃了出來,好不容易才發亮的招牌可能就此讓自已給砸了。 那麼,每天買韭菜就是大事了。這是老闆親自擔當的活兒,天還沒亮就起來,騎著機車趕上批發市場去,一年到頭一身的韭菜味兒,成了他的標簽。 太太在家也是一點都沒閒著,趕早起來剁餡,這就是他們的第二個秘訣了。按說餃子餡機器絞一絞,一般也就行了,但他們可不行,非得自已親手剁不可,先切成一小塊一小塊,接著用刀背砸,然後是剁,這是當初這條街還沒名沒號,生意又特別不怎麼樣的時候拐彎抹角擺弄出來的花樣,想不到他們的餃子從此就有了客人難忘的滋味。 老闆娘在家就是把前一天晚上才從冰櫃裡拿出來的豬牛肉切好了剁,兩把刀叮叮咚咚幾千幾萬下的敲出一家子活計來。 男人過了中年不知是怎麼回事?有的變得比較花心、有的則是貪吃愛酒、最多的是迷上了賭桌。老闆偏就是兼備了後面的兩種,大概前面一種客觀條件實在不足。然而作小本生意的人,那禁得起一再的遲睡遲起?能有多少錢養得了那樣的嗜好呀?何況還交了一些讓老闆娘感冒得很的朋友。 這種事情都是從不知不覺開始的,老公多喝兩杯又怎麼樣?女人看到他的男人偶爾一醉,還要多添幾分疼愛。就是打打小牌,看他們嘻嘻哈哈你來我往的瞎扯,小輸幾個錢也就無所謂了。沒想到久而久之竟演變成了每日必飲每飲必醉,外加三日一小賭五日一大賭每賭必輸,老闆娘的臉色也就一天天的黑了下來。起先是吵,後來,連話都很少說了。所幸他們多年來的活計已經配合得非常熟練,一聲不響一天也能應付一兩千個水餃。這樣的場面不相干的人是看不到的,忙做生意的時候,先生管下老婆管端管算帳,彼此高呼老婆三十牛肉好了老公二十豬肉快上啦等等如此這般,倒也吸引了不少小男小女,他們一邊吃著水餃一邊笑嘻嘻的欣賞著這一齣永不換場的街頭劇。 今天的問題有點不同,老闆昨天大半夜才散了賭局回家,摸到床邊倒頭就睡,才不到兩三個鐘點老婆就催他起來去買菜,說是昨天的韭菜已經太老太辛,今天不換不行,那曉得老闆夜裡輸得慘,又剛剛睡下正是又香又沈偏讓她給搖醒,一身的不自在,當場罵了幾聲夭壽查哺就知道韭菜韭菜去死好了!然後翻身又睡。老婆傻傻的瞪了好一會兒天花板,乾脆起身出門,臨走之際摔下一句話:「大家都不要管最好!通通夭壽!」 老闆沒聽到叮叮咚咚的剁餡,反而睡得不安隱,揉揉眼睛一看老婆不在家又沒管生意,一賭氣,又出門找人喝酒去了。其實老婆也沒走遠,她又能到那裡去?無非是廟口上注香、市場轉一轉罷了。蹭了半個上午,依舊是沒情沒趣的踅回家來,一看老公什麼也沒做,連人影都不見半點,不免進退失據,不知道怎麼是好。 吵架歸吵架,時光還是分分秒秒的挨到了黃昏。 老闆情緒低落,也沒找著陪飲,一個人只在外面小喝了兩杯就東一家西一家的閒扯,有點想回家又有點不想,騎了機車往碧潭那邊繞了半日,還是回到了自家營生小攤子旁的公園,眐眐的望著那個在滿街燈火中獨獨暗淡的,卻屬於他們的那一角。要不要回家把前兩天凍好備份的水餃給搬來?還有碗盤佐料?但是一天生意不作又會怎麼樣?女人又到那裡去了?幹! 就這麼反覆不定的時候,眼見水餃攤子有了點動靜,原來老婆把小發財開過來了,不用說車裡裝著今天還可以打發一陣生意的軟硬,可是遠遠只見她把車子停好,人下了車,卻只是坐在攤前的條凳上發楞,好像在等他,又好像在想心事。他看到她又上了車,是不是不想做了回家去?但是車子沒有發動,她又下了車來,又坐回了那張條凳發呆。 老闆終於站起身來走了過去,老婆發現了他,卻只是別過臉去,像是故意不要認識他。老闆一聲不響的先亮了燈,然後打開後車門,低著頭,搬下一板一板的冷凍水餃,還有碗盤佐料等等……,不一會兒,老闆娘就來接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