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京劇「王熙鳳大鬧寧國府」觀後

編劇是陳西汀,1920 年到2002年,活了八十多歲,真沒想到這一齣戲是由一位可以稱作現代人編寫的,要是多活三年就可以親眼看到在台灣的演出了。也不知道在演出手冊上所說,他平生創作了五十多種的戲,都是那些?然而他有著「紅樓老作手」的名號,應當不簡單,這一部書當中成為戲曲的不在少數,當年里仁書局就出過厚厚的一本「紅樓夢戲曲集」,長短兼備,好看得很。但是,誰都知道,小說是一回事,戲曲是另外一回事。 小說大可以入乎其內,出乎其外。但是戲劇只能出乎其外,誰也無法眼見抽象內在的世界。戲就是要演出來讓大家看的。紅樓夢寫得好沒有話說,卻也可能構成要改編成戲劇形式格外不易的原因。 很多人說,原作已那麼好了,改編也就佔了許多的便宜,真有這種事嗎?也許西遊記會討好一些,觀眾就是沒有理會得佛理,也有許多熱鬧可看。紅樓夢卻不,重點大多是只可會意難以言傳的,更何況不見得是畫面形式可以表達的。 鳳姐兒是個非常複雜的人物,要漂亮,要討人喜歡,也要讓人不寒而慄。要精明,又要能裝傻。她的機趣不僅是在老祖宗賈母眼中有趣,人人看了也都覺得有趣。「粉面含春威不露,朱唇未啟笑先聞」,是大觀園中一等一的狠角兒,卻同時也代表了天地間一等一的狠角兒。但表面太狠則失去了美感,表面太美又失去了狠毒,真真假假的當時,也許她自己也都有些迷惑,但是緩過神來,她又成了工於心計,寸心比鋼刀還要鋒利的人物。沒有人會說他讀書讀到了鳳姐兒就會愛上她,大觀園裡,她只是把賈母寶玉等幾位頂尖兒的人物侍候得服貼了,也就太平無事,她自可放心的放她的高利貸去。但是她畢竟是個女兒身,有她的極限,不像林黛玉薛寶釵史湘雲等等,有才有情,她有的只是手段。細細的看,她利用秋桐,整死了尤二姐,非常狠毒,但是,她不是不愛賈璉,賈璉對她卻從來沒有用過深情。她短道她自己不是一個受人喜歡的人物,她連平兒都要防,還有什麼快樂可言?這樣的一個鳳姐兒,好寫嗎?好演嗎? 很佩服編劇陳西汀,真是讀透了紅樓夢的一位劇作家,寫出來了那麼好的一部戲。唱詞要能雅俗共賞,人物要能老少咸宜,各具心腸各有面目,大鬧時台上的人物很多,對編劇導演都非易事,有趣而不能粗俗,深刻卻要能共鳴。 魏海敏飾演鳳姐兒,這當然不在話下了。她的嗓音寬柔並濟,天生的好臉蛋兒,一出現就鎮住了全場。許多的小處極其用心,現代戲曲的劇場已經受到了西方的一些影響,戲劇性的成分要比傳統一般的戲多些,不僅是要觀眾聽戲,還要能讓觀眾得到戲劇美學原理中的緊張剌激,那麼,不是單靠幾個好角兒唱唱做做就能交差了的。像王熙鳳設計陰謀的那一段啞戲,只見她的身段兒手勢兒來來去去盤盤繞繞,卻把這位工於心計的美女刻劃得入骨入髓一清二楚。演員與文武場的配合,也是點點俱到。另外如她差使來旺去害人之後,緩緩步出舞台,背影成了主戲,那一步步慢條斯理的背影,看在來旺眼中,也看在觀眾眼中,一步比一步深沉,終至深不可測,讓人冷然心驚。在傳統戲劇中,固然背影本來就有戲,可是,情緒性的具多,以長長久久的背影描繪人物性格乃至情節,極為少見。 這一齣戲也讓演王熙鳳這個角色的人過足了戲癮,一忽兒溫柔、一忽兒潑辣、一忽兒陰狠、一忽兒嚴峻,但是依然要統一在一個人物性格裡。小說盡可以緩緩寫來,戲劇卻只有那麼幾十分鐘的時間,一分一秒都造次不得。魏海敏的演出可以用晴時多雲偶陣雨來形容,天氣的變化縱然非常之快,也有其一定的理脈,轉折之間,一個小小的表情小小的動作乃至於僅僅半個轉身輕輕的聳一下肩膀,都要合於戲曲表現的美感,也要合於戲劇表現的張力,在許多時候,這兩者未必能夠兼備,她卻做到了,是為當家青衣,果然名不虛傳。 其他的角色也是一時之選,王海玲客串賈母,她的老旦卻是那麼出色,扮像還真的很有賈母的富貴氣息。漂亮而自信,掩不住幾分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糊塗。編劇給這個人物的造型相當成功,她的戲分不多,但是,全力以赴的寫來,寫到命令尤二姐一年之內不得圓房的時候,輕輕淡淡,卻正是賈母這個人物最為吃緊之處,以尤二姐的驚呼暈眩來反襯賈母不著痕跡的精明,不是深通人性的人寫不出。而且,這個角兒大段大段的唱腔,讓演員也得到了充分的發揮。好的老旦不多,女生大多愛攻青衣,然而,嗓音合於老旦的要求的女性卻更為希罕。王海玲有全能旦角之稱,客串而如此表現,令人印象深刻。 戲迷當然都熟悉陳美蘭,她也是國光的當家旦角兒,扮像楚楚憐人,唱腔淒怨婉轉,她的戲看來柔柔弱弱,其實非常吃力,要與王熙鳳成為對比,但是依然不失閨秀氣象。她一定要美,否則不可能讓賈璉神魂顛倒到金屋藏嬌。她一定要單純,形成工於心計的鳳姐兒的對比。從深受寵愛嬌美,演到被設計之後的可悲可憐,台上戲分不如鳳姐兒多,卻要能與鳳姐兒平衡,演來不易,唱來不易,身段尤其不易,特別是死前的那一段,過猶不及,都要恰到好處,否則,雖然在文學作品中她死得十分狼狽,戲曲的舞台上卻要能不失美感,東倒西歪周旋在大小道具之間,大身段小動作中的巧妙平衡,只怕新手不容易在這個情況之下入戲。 陳美蘭的嗓音強弱高低之間的輾轉毫不吃力,除了她的扮像好,也真是聽覺上的一大享受。 這一齣戲的音樂部分也非常可觀,國光劇團選作十周年紀念的大戲當非偶然。通常曲牌在傳統上以長段居多,此戲卻每多短短的段落,穿梭旋轉來去自如,與演員的配合如響斯應,常常於小處緊扣深纏。也有大段大段的單單音樂的表現,常常就是戲還沒有上之際,釀造了充分的情緒情境,把觀眾帶入成熟的氣氛中,然後燈光乍亮演員出現,觀眾早已進入忘我之境,編腔顧預湘、編曲李超,別具一格卻不會以新滅舊,功不可沒。 一般都有一個角兒數十年功力的說法,其實,豈僅是角兒,個個劇場中的人物,無論台前台後,都是角兒,戲曲更是非得在有天分之外,還要有十幾二十年以上的功力不可,一夜成名的事在這一行沒有的。對於類此許多受到現代劇場訓練的老將新秀合作的作品,許多老戲迷會說,看一齣少一齣,因為有時難免有後繼乏人之虞。 其實最最重要的是有沒有新的觀眾的問題,今晚還是有許多年輕的觀眾到場,情緒十分熱烈,這就表示了這些傳統的表演藝術可望依然歷久彌新。國光劇團多年來上上下下非常辛苦,從過去的少數老戲迷的人欣賞到今天的年輕人都肯接受,十年而有成,歷歷在目,真是期待未來的十年可以同樣這樣,在兩岸的合作之下,吸引更多兩岸的觀眾,因為我們知道,目前最愛看戲的人,還是台灣的比例最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