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不一樣的日子

「好嘛,就這樣,明天,我們去辦公證。請客的事情,再說。」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她自已也沒想到,也許只有怪那一通電話了。她打電話到小賀他們的公司去找他,為的只是覺得體溫有點高,SARS嘛,誰不怕?沒想到接電話的就是小賀曾經提到過的,那個姓趙的漂亮女同事,聲音聽起來就不一樣,甜甜的,卻又乾淨清爽: 「廣元管理公司,敝姓趙,請問找那位?」 她一時楞在話機的這一頭,好一陣才說出小賀的名字。 「賀經理呀?請等一下,我幫你看看。」 等了也有一會兒她回說賀經理不在座位上,請她留一個姓名好回話。如果那個時候她說「我再打給他」那就什麼事也沒有了,好死不死,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居然報上了自已的全名。情勢的發展,其實可以說在那時起就開始失控。趙小姐問她名字怎麼寫?趙小姐就抄下她的名字。趙小姐請教她有沒有什麼話可以代為轉告?她回答說你告訴她我打過電話,小賀自然就知道我是誰。應該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兩年來的同居生活就面臨到了最大的試鍊,這是她此刻纏在小賀身上才悟到的. 放下電話的時候,她想她也許應該出門,免得小賀回電,她不想聽到他的聲音。在外面,他可以故意的關掉手機。 跟這個男人同居在一起已經兩年了,本來也沒什麼,同居不結婚又怎麼樣?他自已作金融業務,一點也沒有靠小賀吃飯。一起十幾年壓根兒就不想結婚的還不是很多?不過人家出雙入對,倒常常以準夫妻的形象露臉了,他們這一對呢?小賀從來沒有要她跟著到什麼他的場合裡去,來來往往的也都是兩年以前,他們剛認識的時候的那些朋友。不能說她不知道小賀有別的念頭,同居本來就是這樣嘛,要不然他早就主動的求婚了。不求婚也好,她真的想過,小賀有一天跟她說我們結婚好不好的話,她恐怕會被嚇到。這個男人靠不住,不是說他花心,而是,而是她不免懷疑,小賀總是在等什麼,依他說是等到情況比較順的時候。是呀!經理,叫是這麼叫,他們公司裡也不過五六十人,經理就有十好幾個,只是一個對外好辦事的名分罷了。情況比較順?等吧,就算景氣好起來,小賀那樣的懶懶散散,錢還沒賺到就先打算著要怎麼花,還要三不五時的耍耍性格,這種人,唉! 因此她也很適應小賀從不求婚。 對於害怕小賀打電話來,她覺得更害怕。她總是給他,不是,不應該說給他,他們還曾經為了這個說法大吵了一架哩!因為小賀說他們誰也沒給誰也沒必要給什麼,那麼就是是她允許他?還是容忍他什麼的,讓小賀擁有最大的自由,出差三五天不回家,打牌聊天喝酒一整夜不回家,她都習慣了。也從來沒有要他交待清楚,誰也沒有必要給誰什麼嘛。 實在冷清得耐不住了,就打個電話給碩同,那個年紀比她大上二十幾歲的男人,有家室有兒女,體體面面的一個人,跟他認識早在小賀之前,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公開的。她相信他感興趣的只是她年輕的身體,碩同溫柔又有耐性,就是對他使一點性子,也從不生氣。有一回,她讓碩同空等一天電話又爽約,到下一次幽會的時候,他連提都沒有提起。不過她可不是那種朝秦暮楚的女人,她跟碩同約會極少,一年最多也不過三五次,她愛他肉體的纏綿體貼,但只激情之後的餘溫,就可以持續好幾個月。那一段時間,也分不出她愛的是小賀還是碩同還是自已。碩同好像是她生命裡的一個什麼機制,無論對身體還是心靈。有的時候她偷偷的覺得自已的命運還不錯,雖然兩個男人對於她都不完整,合起來就是神妙的一個理想對象了,他也偷偷的以此自嘲。 所以就打了電話給正在開會的碩同,她只問了一句「今天有空嗎?」三言兩語,就約好了一起吃中飯,但她又忍不住的在電話裡告訴他說,她今天才發現,在小賀的主要的世界裡,她是不存在的。那個姓趙的女人的回應,明顯的讓她察覺出來,小賀從來沒有向他公司裡的人說過他有一個同居了兩年的女友。碩同說我們見面再談,不一定要放在心上。也是三兩句話就把她給纏繞得綿綿軟軟的。 這一次她卻顯得心不在焉,她說也許是不習慣大白天的幽會,然而兩個人都知道為的是小賀,是小賀讓她不安,她想。她真的有那麼必要打電話給小賀嗎?體溫問題應該只是測試他的一個藉口吧?每個月總有幾天體溫比較高,怎麼當時沒有想到?而小賀會不會因而惱羞成怒,捲舖蓋一走了之?何況這個經營了兩年的小窩裡,大部分的家私都是她花錢買的,小賀從來就留不住錢。 打開了手機,果然聽到了小賀的留言,一共五通,在兩三個小時之內。小賀要她馬上到公司來,她回說她不會到他們的公司去,她沒有把語氣搞得太難堪,因為在聽到小賀的聲音的時候,幾幾乎要掉下眼淚,雖然當時身無寸縷的讓碩同擁在懷裡。 回家時小賀已經在家了,兩人彼此都沒有表示歉意,也沒有責備,甚至連這個話題也沒人肯開口說。就像他們平日那麼樣的吃了一頓馬馬虎虎共同合作的晚餐,然後洗澡,然後上床,然後做愛。小賀今天比較激烈,又忘了開冷氣,一身汗水把床單都濕透了,她一時也懶得起來張羅。小賀一如往常的點上一根菸,長長的噴了一口,眼望著天花板,對於挨在身邊的這一個豐腴性感的女人,似乎也沒有多看一眼,只說: 「好嘛,就這樣,明天,我們去辦公證。請客的事,再說。」 她沒有拒絕,也沒有同意,只把小賀抱得更緊,但願早早入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