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去年今日選之二

關於什麼是日記的本質問題還沒完,但願不要到了年底還是在想這個問。我今天好幾次想到,日記可不可以記不是今天的事情跟想法呢? 人生也可以跟文學的描寫類似,有的地方是以大寫意來交待,寥寥數筆,幾年還是幾十年也就一幌而過,但有的時候卻是在一個小小的事物,還是短短的時光中纏綿無限不可自拔。日記如果每天寫,就可能會一點可記的都沒有,但是,卻也可能在某一天的某一件事某一種情緒中轉來轉去轉上個好幾天,那麼,形式上看,他也可能還是天天在寫日記,實質上記了好幾天也只不過在記一天的甚至是某一刻的也許僅僅是某一秒鐘的日記而已。在邏輯上說,就是有人一生只記他的一生中的某一段落的日記卻寫得長之又長居然很精采也不是沒有可能。在邏輯上這樣,事實上又如何呢?也是有的,明明有人雖然年紀一大把,卻只是活在他一生的某一個記憶的片刻裡。好年前看過一齣舞台,其中有一個角色的口頭語就是「想當年」,他的生命就是處於一種停格狀態。當年真的有很多可以想來又想去的哩!而且不一定沒有營養哩!二次大戰聯軍諾曼地登陸大反攻的那一天,可記的多著呢,所以有人拍了一部要看三個鐘頭才完得了的影片,片名是D day, 我們翻作「六月六日斷腸時」,怪里怪氣的片名。不過這也可以說是很多人在那一天的日記湊在一起的場面。一個人在一天裡許許多多裡裡外外可記的例子是什麼?好像左拉寫過類似的作品,瑣碎的要死,卻不見得不好讀。文學上把長長的歲月壓縮到一段小小的時間裡,從拉辛的三一律開始到如今也還是不斷的有人嚐試,文學作品是對真實人生的模擬,的確有人在一天裡經驗了驚天動地的情境,之前之後都顯得黯然無光,那麼,他就是活了一天的那種人。不要以為活一天就一定很遺憾,一天都沒活過的人有的是。很多人只是在享用他的當年的,我見到有人年記好大好大了,卻依然頂著落滿了厚厚一層歷史灰燼的頭銜,他們的生命,沒有我們眼中所見的那麼長。這樣講好像只看到了負面的部分,正面的當然也有。要是那個當年很重要,不可忘,有人就鍥而不捨的為當年而活而鼓吹,又有何不可?只是,到底是自覺的還是非自覺的,到底是發揮了的作用,是僅止於重覆?這些才是關鍵。 不一定要得到結論才能結束這個論點。 今天還是不斷的想到前天晚上看的戲,劇名是ART, 果陀劇場的作品,梁志民導演,金世傑、李立群、顧寶明三人演出,沒有女主角,沒有中間的休息,一共一百三十分一氣呵成,好看得很。我跟曉清一起去看跨年的那一場,三個月之前票就賣得光光!全場滿滿!晚上九點半才開演,演到十一點四十分,然後休息一會兒然後是演員對大家說說話。顧寶明說話還沒完呢,眼看就十二點整了,於是倒數計時,八七六五四三二一緊接著大家在幹嗎我也記不得了,反正抱著曉清拼命吻就是了,從去年吻到了今年,一下子就吻了兩年,蠻好的。 這齣戲的原作是一位法國女劇作家,戲卻是在英國演紅的,要謝謝梁志民把戲帶到了台灣來,三個硬裡子演員演出,難得的是節奏韻律的水乳交融深相契合,而燈光佈景音樂等等都因為在極簡單的形式中,於是就出不得一點錯,這就像欣賞保羅克利還是康定斯基的繪畫,從數學性的思維中得到浪漫的爽快。 這一齣戲的了不起在於能夠讓觀眾不知不覺的從最平凡的生活細節進入最最深沈的內在世界,並且,為之心驚膽戰。劇作家Yasmina Reza的照片在簡介裡,,瘦瘦的,有點張愛玲的味道,比張愛玲有精神,多了點逼視讀者的性感。藝術作品最了不起的就是讓人覺得很容易表現,卻是自已以及許多的偉大的藝術家從來都沒有表達出來的作品,並且,自已也想再表達一下的時候,居然發現什麼都已經被這一位藝術家表達得乾乾淨淨再也沒有剩餘了,然後,然後怎麼了呢?然後就是,這樣的了不起的藝術家還有更新的作品出現,給欣賞者的感覺又再跟上次一模一樣!偉大的藝術無一不是絕處逢生又是乍然回首。 愛看戲,有好戲可看,好幸福。愛讀書,有好書可讀,好幸福。愛吃,有美食可吃,好幸福。自已會做來吃,無求於飯館,好幸福。愛議論,有人愛聽我議論,好幸福。愛什麼人,什麼人也愛我,好幸福。錢夠用,要用就用,好幸福。還可以那個,要那個就那個,好幸福。(怎麼搞的?)…… 忽然之間,發現這與金聖嘆林語堂等等的不亦快哉很像,那就不用再多事了。(夜十二點四十分) 選自 「2004亮軒 」 爾雅出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