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中山堂炸彈案始末

長官限我們一個月之內查清楚,這個意思是說我們如果找不到炸彈就不行。但是我們就是沒找到什麼炸彈,長官說也許他們已經在著手實行了,這個詞你懂不懂?就是想做但是還沒有做但是也可以說已經開始做雖然在事實上還是沒有做,我們就大大的查出幾個著手實施的嫌疑犯。這對我們倒不是難事,只要中山堂有什麼活動,我們都是派員混在觀眾還是服務人員當中,那些個常來常往的人,我們也都瞭如指掌,要抓多少有多少,並且他們的確也都在著手實施。 便衣從西門町帶回來一個年輕人,正在萬國戲院旁邊的一家小冷飲店玩點唱機,便衣說,他記得這個傢伙,前幾個禮拜中山堂有兩場熱門音演唱會,中廣的那個陶曉清主持的,告訴你,那個稱候陶曉清好漂亮。演唱會很熱鬧,少年組的魯俊組長就要我們特別注意,不要讓不良少年搗亂,上一次那個空軍電台的費禮先生搞的那一場,樓上的一群大吵大鬧尖聲怪叫,我們在門邊的幾個警察壓不住,還是魯組長親自上了台逛了兩三圈,這些小兔崽子才安靜下來的。這一次可不能再讓他上台繞圈子,顯得我們這些基層的人員不中用。 這個小子穿了好大的喇叭褲,比現在小姐的裙子還寬。留了披肩的長頭髮,欠揍!上次在音會上也就是這個德性。人家音樂會什麼蘿葡菜正在唱貓王的怪叫,這小子居然大喊「四海音樂唱片」!你知道那個時候唱片就是要在節骨眼上說出這麼一句,防盜版嘛。我們當時就把這小子給盯了下來,他就是想要擾亂公共秩序,我們先是剃光他的頭髮,再稍微教訓了他一番,但是後來發現這個小子的爸爸是一位中將,那就不可能是匪諜了。後來也向四海唱片查了一查,四海說也許是女王唱片故意的要破壞他們的形象,那麼這一部分也就不了了之。 另外有一個太平幫的嫌疑也很重,他大概已經有三十好幾了,太平幫你都不知道?延平北路的幫派,當時那一帶就是太平町。這個人是做黃牛的,西門町電影院的黃牛,也常常客串到中山堂來。有一次李蒙現代芭蕾舞在中山堂表演,賣座很慘,這個傢伙不知道怎麼搞的,事先也許還透過關係,買了一大疊的票,人家已經開演了,他還在那裡大聲叫賣他的黃牛票,我們局裡的人把他趕走,他一路叫喊著有膽麥走的跑掉了,有幫派的人會幹出什麼事情就很難說,經過我們嚴厲的偵問,終於有了一點很特別的線索。 根據自白,這件事跟林懷民有關。李蒙的那個團體,就是來送暗號的,現代舞反正誰也看不懂,在顛覆一個國家的密秘行動上,沒有比這種舞蹈更方便的了。跟我們共同作業的調查局說他們早就想到有這種可能性,只是苦於沒有證據,現在可好了,原來林懷民涉有重嫌。但是人家林懷民的爸爸是大官,匪諜也是不可能的,有沒有為匪利用之嫌呢?這件事查起來就比較費勁,因為現代舞我們當然也不懂。林懷民在中山堂跳過「寒食」,那是他的第一個現代舞的作品,要通消息,這個「寒食」就要注意。是不是李蒙他們本來要跳「寒食」?我們不知道。還好,這是取材於中國的歷史,我們中國警方及調查人員還可以找出一點眉目。 整個的問題是這樣的,在「寒食」這個舞中,為什麼用了那麼多的布?並且是白的?整個的舞劇只看到林懷民把這些布丟來丟去,一下子收起來一下子放出去,有沒有可能是某種中國的暗號?還是李蒙他們要林懷民用布用得多一點以便傳遞消息更明白些?但這一部分到底沒有什麼重大的突破,而重要的是根據這個方向,我們後來發現,也到過中山堂演出的瑪莎葛蘭姆舞蹈團不簡單。不得了,這個案子越來越國際化了!有的問題我這個一毛一的小警察是無法參與的,事後還是聽到一些內幕就是了。 你不要問我消息來源,我現在跟你說的內幕,至少還要三十年才會解密,還要充分的民主開放才行,不然就跟雷震案一樣,幾大箱的日記通通燒光。那個瑪莎葛蘭姆我們當局早就注意她了,她的舞蹈團的演出裡有一則叫做「瓊斯皇帝」的舞劇,我們老大的老大的老大就覺得不對,怎麼可以讓皇帝在森林裡迷路?國家沒有方向嘛!我們對這些外國團體已經很寬大了,本國的,早就有一大本厚厚的禁唱禁播歌曲名單,凡是上中山堂的節目事先都要審過才行,這就萬無一失了。那個皇帝的故事當然要禁止演出,她還公開說她不知道為什麼會不讓她的舞蹈團演出,可是你只要看一看「寒食」,就再清楚不過了,那個介之推,也同樣是在森林裡迷路的人,你說他故意不出來?我對歷史知道得很少,但是誰要寧可讓大火燒死也不肯出來呀?我不相信。不是迷路是什麼?那麼,林懷民演出這個舞,不是瑪莎葛蘭姆的教唆還有誰?他們就是想要彌補皇帝迷路的演出被禁的損失,重新的以中國人迷路的故事來蠱惑中國人,比起外國故事還要有用!大家好瘋狂,我們本來以為只是個案,現在發現已經事情很大條了呢! 日本的NHK交響樂團也到中山堂演出,排隊的人有一條街那麼長,買不到票的人還會哭,你想想,萬惡的敵人共匪可能隨便錯過這麼好的機會嗎?可能嗎?那天他們的曲目很多,可是後來證實,真正的秘密只在外山雄三的狂想曲那麼一小段。一支小小的五分鐘的音樂卻用那麼多的樂器,這是什麼意思?這個問題一直沒有得到明確的解讀,直到中國現代民歌第一場在中山堂演出,這才真相大白。余光中這個人本來就可疑,他寫了一首詩叫做「鄉愁四韻」,「四韻」的諧音就是「死運」,這就是跟共匪隔海唱和,想要瓦解軍民心理嘛。後來出現了一個楊弦,也是,小小的鄉愁他弄得好複雜,民歌那麼複雜幹嘛?還是那個陶曉清幫他們主持,這個人問題不大,就是傻了一點,為匪利用而不自知。我們有關單位研究的結果發現,其中有很多暗號是相通的,他們傳達了一個重要的訊息,要以國際的勢力,結合國內的異議份子,與共匪約定,先毀滅中華民國的重要象徵中山堂,這就給了重大的打擊,然後就是中華民國了。 另一位嫌犯的自白提供了重要的線索。 你知道,中山堂的演出到了十點是一定要結束的,誰規定的?那誰知道?反正就是這樣就是了,大家都得遵守,要不然我們老王就不客氣了,人家北伐東征抗戰剿匪通通都參加過的,連我們的參謀總長參加在中山堂的總統就職大典,都要問問他的好。也記不得有多少次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到了十點不論人家演完了沒有就把後台的電門一關,讓你進出不得。那個年頭人也老實,誰也沒有話說,誰教你的創作不能剛剛好配合中山堂的規定嘛?大家都覺得是自已沒有照顧好自已,灰頭土臉的回家睡覺就是了。可是,有一次是外國團體演出,老王也來了這麼一招,引起外國團體向經紀公司抗議,經紀公司的老闆向我們的外交部抗議,外交部向內政部抗議,內政部就查到了警政署而警政署就查到了中山堂中山堂就查老王,把老王的歷史一查,發現他有一位過去的老長官的長官是青年黨的,這位老長官的長官曾經在中山堂舉行的六年一度的國民大會上,對於我們的蔣總統每一次都要選總統而且都要求全票當選很有一點意見,他的座位當時被安排在樓上,他大聲的發言,被國民黨的代表噓了下去,蔣總統是不會知道的,可是,證據顯示,他可能輾轉教唆老王等待毀滅中山堂的時機。青年黨的這個人很有些歷史,所以,也不能輕易動他,倒是老王吃了一點苦頭。後來老王因為非常之有悔意,有關單位寬大的原諒了他,他也就趕緊辦了個退休。然後中山堂對於是不是到十點就一定要關燈,也就有了彈性制度。 但是有關單位卻不能放棄這個線索。有關單位查問題是不能隨隨便便的,他們把所有在中山堂光復廳工作的,也通通查過,光復廳是多功能場所,開會、喜宴、典禮、什麼都可以,服務人員就很雜,可是事關國家安全,不能不查。另外還有理髮部,小吃部,還有販賣部,查起來好累,也只有一個個的查下去。眼看又要選總統了,也可以說蔣總統又要當蔣總統了,有關單位加緊了偵察的步伐。 案情陷於膠著狀態,誰要炸毀中山堂?那個時候賓拉登還沒出道呢,搞不好他還在媽媽懷裡吃奶,還很純潔呢!限期破案的大限眼看也就要到了,我們主管一天到晚愁眉苦臉的,他的野心是當警政署長,雖然他也沒有多大,但找不出真正的暴徒,他整個的的前途也就完了。這個時候,有一位只有一毛一的小警察卻提出了一個從來沒有人想到的問題,告訴你,這個人哪,就是敝人在下我。 報告長官,我可以說話嗎?在那一次的檢討會議上我說,聲音很是細小。當然,我們一向開明辦案,長官說。那麼長官我想我們的偵察方向有了一點問題。長官就以一個?的表情瞪著我。報告長官,問題可能不在內部而在外面。我們裡裡外外都查過了呀長官說。報告長官請問長官有沒有想到對面的山西餐廳還是旁邊的新生戲院還是力霸集團的百貨公司他們就可能是陰謀家?為什麼長官問而且所有的人都望著我。我就說炸彈有多少種你們知道嗎?長官笑了,他說我又不是炸彈專家難道炸彈炸中山堂還要特別製作不成?報告長官我說有黑色炸藥黃色炸藥塑膠炸藥硝化甘油液體炸藥還原子彈氫彈中子彈等等,這都不夠看,長官們都笑出來,有的長官笑到眼淚都出來了還有的笑得捂住肚子怕斷了腸子,而我們小隊隊長以為我有了很麻煩的毛病一下子變得因為愛護我而顯得嚴肅,我說,長官,有一種炸彈叫做銀彈你們知道嗎? 下面就不用我告訴你了,反正長官們從此改變了偵察方向,開始調查到底有多少人想要把中山堂整個的買下來? 乖乖!想要買下中山堂的人還真多哩,有民意代表、有財團、有暴發戶、中國的外國的都有,有的想蓋大飯店、有的想開百貨公司、還有一家大公司想在這個地方建一幢世界級的證券公司,也有主張多元化的,要有飯館有咖啡廳有書店有舞廳跟理容院三溫暖,……。原來我們的敵人不是別人就是我們自已人以及我們這些假定的也是當然的消費者,萬惡的共匪還沒有想到炸毀中山堂之前,我們一定要好好的拯救中山堂,拯救我們中華民國的重大象徵,因為中山堂曾經是全民的,誰都可以進去享用的,從總統到小老百姓都不分的地方,就是你為了趕路從中山堂中間穿過去也大大方方為你開放的地方。他們建築家說那個建築了不起啊,我們當然同意,但是這都不要緊了,反正我們小老百姓也不懂。 結果你是知道了,中山堂就一直保留到如今,誰要是想買中山堂,誰就是賣台!中山堂是屬於全體老中青幼新舊台灣人的,這是長官的長官的長官說的。還有我,雖然官運不怎麼亨通,退休金還是有的。我是提案人,可是公事上全都沒把我的名字列上去,但我誰也不怪,那樣講話能上公文嗎?我現在已經是兩個孫兒的爺爺啦,過幾天,廣場上有遊園會,我要帶孫子去玩兒去,你要不要也來? (中時人間已發表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