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婚 宴

許多好朋友齊聚一堂,機會難得,沒有人舉行結婚典禮,這種機會就少了。我們現在的社會,就是同一家人,只要不是住在一起,想要聚一聚,也非常難,我的幾位親人其實跟我們住得很近,卻是難得在今天的婚禮上見面,而且喜氣洋洋。老朋友、老同事、老同學、老袍澤老弟兄,暢懷痛飲,話說從頭,快意何如?結婚典禮的這一個作用,也蠻正面的。 他們結婚,有那麼多人在此為他們祝福,這可是不得了的緣份,可以讓新人體會,今天,就是在這麼一個社會中,還是有那麼豐富的愛。新人在未來,也可以把這樣的愛轉化為更多的愛,傳遞給更多的別人。 朋友的情義,說也說不盡。我終於明白了,有的儀式,就是為了表示彼此的關懷與愛,這樣的儀式,就一定是好儀式。動輒就說人家是「虛禮」,那種人一定很冷酷,也很孤獨。 所以,辦一個婚禮,那麼勞師動眾,那麼打擾大家,也就找到了可以放肆一下的根據。 今天要以主婚人的身分向大家說什麼呢?臨時就把過去的雜記本抽下兩三本看了看,其中有一段寫到今天的新郎,當時才五歲,記他出水痘的狀況。我把這一小段讀給大家聽聽: 「芳兒水痘以昨夜情況最為嚴重,周身是泡,搔破者數十處,亦有多處化膿,據說每抓破一處,則必留一疤,如此我兒面上以後便有數十疤,如何是好!(不過現在他的面上光亮潔白一點疤都沒有,我們的操心是多餘的,真好!)此兒素乖巧,且善體人意,如今竟為奇癢折磨,哭泣不止,父母束手無策,心如刀割。晚間妻攜赴醫院診視,亦難見效應,不得已,採用「心藥」,即為之朗誦「山海經」,並作口語白話解說,似略能平伏。妻極為疲憊,盼能令其安睡一夜,我與二兒客廳打地舖,夜為二兒蓋被十數次,幾未眠。然今晨見芳兒不再發癢,大為振奮。竟日未赴公司上班,在家相陪。芳兒極安靜,余讀屠克涅夫傳約半冊,至虎兒自托兒所歸,方始被迫罷讀。」 我在雜記本裡,另外又找到了一小張破破的紙片,上面寫了幾行潦潦草草的字,鋼筆筆跡已經褪色了,應該是想要到了以後要再整理重寫的,這一去就是二十多年,卻沒有再翻閱過,這張紙條記的是今天的新郎快五歲的時候跟他爸爸的一小段對話: 芳兒忽然大叫: 「啊呀糟糕!」 「什麼事?」 「我昨天晚上告訴我自己,如果我今天晚上做夢的話,我一定要捏我自己一把!」 「後來呢?」 「忘記了!」他十分失望的回答。 今天新郎可要多捏自己幾把,確定今天的婚禮是不是美夢成真? 我還要給各位看一樣東西。 各位看看,這是一對K金的耳墜子,兩片小楓葉,漂亮吧?對,就這麼掛在 耳邊,搖搖擺擺閃閃發光。好多年前,我在紐約的梅西百貨一眼看到了就喜歡,立刻買了下來,送給太太。 也許給她買的東西太多了吧?她看了之後,稱讚了幾句就收了起來,以後也沒見她戴上。就這麼又是好幾年過去了,孩子去了一趟歐洲,回來的時候,給媽媽買了一個禮物,我拿給位看看,……。 看到了沒有?是一片K金楓葉的項練,掛的就是一片大一點的楓葉,跟幾年前我買的那一對小楓葉耳墜子正好成為一套,絲毫不差。我家的唯一的女人有多麼幸福,他身邊最愛他的男生愛她愛得多麼有默契,居然相隔好幾年,相去數萬里,無意間湊齊了一套首飾,刻意的想要特別配在一起,可能走遍世界都辦不到。 疼女人,是我們的家風,特別謝謝親家答應這一對新人的婚事,讓我們有了那麼好的一位兒媳婦。我們大家一定都會疼愛她。 再一次的謝謝證婚人,我們與證婚人府上有三代的交情,證婚人與神同在的見證了我們這兩代的出世,相信,她一定會很快的為我們家第四代的降臨再作見證,謝謝大家!(2004/11/21 收入 2004 亮軒 爾雅出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