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至愛不祥--挑逗性謀殺觀後

這是一部五、六年前的作品,導演名叫法杭蘇瓦,在影片簡介中,只有簡到無法再簡的一段文字:「以一場嗜血、變態的性遊戲,交映出人在「情」的空虛下對「愛」的渴望。」以短短二十幾字要表達這麼複雜的心理情結,是辦不到的。要是改變一下,只把字句顛倒,看看能否稍稍切近題旨:「由於在情慾的空虛下對愛的渴望,終於出現了一場血腥變態的性關係」。以這兩句不同的表達方式中,比較重要的,是想要區隔出來的念意,希望後者可以突出人在追求渴望著的什麼的過程中,是可能瘋狂的,而且,如此的瘋狂,也表現了我們共同的一些渴望的本質。至少劇中人並非是只為了想殺人而殺人,也非想要性的遊戲而遊戲,否則與一般三級片的俗套又有何異?劇中人是因為執著於至愛狂慾,把自己推向血腥變態與死亡而不自知。 我們對什麼事物都有野心,愛情又何嘗不然?你愛我是真的嗎?愛我有多深?可以讓我感覺得到嗎?你要怎麼證明你是正的愛我的?你會為我作任何事嗎?……這些問題,戀愛中的小男女,誰沒有說過還是想過?是的,如此的想法多麼的不成熟,然而,真理常常只有不成熟的人才會講究,而個人特殊的真理與眾生普泛的真理又極可能對立,這部片子的反道德情節,在如此的思維之下,也就無可避免了。為了要「真正的、唯一的愛」,一對十幾歲的年輕男女,闖下了血腥大禍,又把他們自己陷入極度悲慘的境域中無以自拔,推想導演在開始構思到拍片完成,這幾句話總是如影隨形無時或忘,這幾句話也就構成了本片的意識綱領。 凡是極端就有變態的危機,一個人不能只喝水、不能只吃肉、不能只讀數學、不能只看電影,當然,也不能「只」愛一個人。這個女孩就出了這樣的錯,她只是愛這個男孩,雖然男孩有性障礙。這個女孩去對另一個男孩表示她愛他,其實,是想要製造讓那個她愛的男孩的性障礙可以消除的機會。她到底是愛這個男孩還是太愛自己?我們很難分辨得清楚,愛情不就常常這樣嗎?她總是試著要讓他在她的身上達到性的滿足,不如此無法證實自己的魅力,更無法證實他對她有愛。有的人為了證實「真正的愛」而自殺,有的人,卻為了證實「真正的愛」而殺人。社會新聞常常有如此的故事,藝術作品就是從真實現象中模擬而出,這部片子指出了人性中的幽深難測。 導演沒有把此片處理成三角戀愛而發生的謀殺,最重要的思維乃是要把情感以最純淨的方式呈現。「如果你愛我,你會不會為我殺人?」「我為了你而殺了人,我還會不愛你嗎?」女孩的遐想如此,後來男孩也深陷其中,總讓人想起新約中的那一句話:「主啊,原諒他們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作了什麼!」以俗世中的犯罪為題材拍出來的片子,倘若缺少了這種精神,就只是市場俗物了。 沒有人可以說清楚愛情是什麼,倘若非要弄清楚不可,就會遇到一如信徒們常說的,不要試鍊神!愛情的神秘與可貴,正在於其不可測,當然也就無從試鍊,倘若試鍊愛情的底線,就難免形成危險遊戲。然而,人性的貪求,豈能輕易接受這樣的規範?總是想要擁有「永久的真正的愛」,神創造過這樣的愛嗎?還是只讓人自己去經營?愛情難免會有變化,有的時候就是背叛,然而真的有的背叛就一定是背叛嗎?也許背叛也是愛情的一種方式,那個男孩在與另一個男人有了性的歡愉之後,卻也因此跟這個女孩在野外的樹林裡達到了性的高潮,我們說不清楚為什麼,更不想說清楚,然而,我們真的相信。愛情是犧牲而非佔有,就在那一老一小臨別一瞥的眼神中,我們從這麼難堪的境域裡到了這樣的情操。這是一個充滿了血腥惡臭泥濘的「醜陋」的故事,不是一部讓耳目可以很容易適應的作品,卻揭開了愛慾之間最難以道斷的情結。 離奇的故事說出了普遍的人性,讓我們在看過此片之後依然久久的思索著愛情的問題,卻再也不敢輕易的驟下結論了。好的藝術作品,常常不給我們答案,反倒是,把早就有了的答案澈底顛覆,給了我們新的懷疑,讓我們從新的省思裡品賞著生命裡離奇神秘的基因,從看過「挑逗性謀殺」(Criminal Lovers)之後,再遇到高談闊論愛情的場合,我們的話應該會少一點,聲音應該會小一點,這就是我要感謝導演法杭蘇瓦的原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