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關於林耀堂這一味---寫在「相遇文學畫面」個展之前

不過在樓梯轉角處的一幅銅蝕版畫卻是例外,那是林耀堂的作品,畫面不大,兩寸乘六寸長長的一幅,畫的是畫室中的人物,想來這個景緻我也應該看得到的,因為過去我們常常在一個室畫畫,然而大家只是一個勁的畫模特兒,而林耀堂的這一幅卻不,他畫的是從兩三個畫架的縫隙中望到的一位年輕畫家正在畫畫的身影。縱橫交錯的線條一點也沒顯得凌亂,我們看不到那位在窄窄畫面裡的年輕畫家畫的是什麼,可是,也就因此使得這一幅版畫更加耐看,常常讓我忘了自已是在「看畫」,事實上也是如此的,我站在這小小的版畫前面時,大多是在「想畫」。一幅畫耐看與否就是有沒有令人思索的空間而已。畫家自已沒什麼想法的話,就無法讓欣賞者徘徊不去,而這一幅畫之所以讓我不捨得易之以其他的畫作,無非是自已捨不得隨時都可以從畫面逗引出來的想像與情趣。 林耀堂就是這樣,他的畫沒有一點做作,看起來,只不過老老實實的畫畫而已,可是他的老實可不是沒頭沒腦的老實,總是從那樣肯定樸質的線條跟影子中讓人不知不覺的沈靜下來,不知不覺的想來想去,不是想得很辛苦的那樣的思考活動,也不可能是要表現什麼主張的思考,是神遊於現實之外卻也沒有到什麼神仙境界的踏踏實實的自在。不僅是這一幅畫,他所有的作品都有這樣的特質。 林耀堂本人給人的感覺也是如此,只要想起他,就看得到他那不緊不慢的笑容,不大不小的聲音,娓娓道來的畫壇掌故與他自已的見聞,也沒有什麼驚人之論,但總也趣味盈然。他畫畫的線條穩定中帶著中規中矩的自由自在,不誇張,不炫耀,也不受任何他作畫對象的牽累。他平生與人來往好像也是如此,尊重對方,也不會因此而苛待自已。古人說的畫如其人,在現代的林耀堂身上倒是可以看得清楚。 這種特色在他這一次「相遇文學畫面」的展出中也十分明顯,他不是追求畫得必須很像的那種畫家,他畫出的是他對這些作家的感覺,無論是生是熟,對他筆下的作家,他一定努力的求了解,他要跟你談話,不是特地為了畫畫才會有的那種談話,也不是資料性的探索,而是天南地北的閒聊,他有著十分自然的親和力,就是跟他初次見面,也很容易放開心懷的說話,不知不覺的,他就把你給畫下來了。見到了他的作品的人大概也不會馬上顯得非常驚訝,而是只那麼一眼,便與讀一篇文章也似的想要一看再看,在許多交織錯落的筆觸中漸漸發現到他對你的看法。他不會故意扭曲,所以,他畫的其他的人物,常常也就在一看再看的時候,感覺到愈來相知愈深。 他帶著攝影家柯凱仁先生一起來,柯先生總是讓人忘了他的存在,悄悄的拍著,一張又一張。幾十分鐘裡也拍了好幾百張,這些照片並不是讓林耀堂去照著畫的,而是在事後電腦處理時的參考,林耀堂可以從其中感覺得到這位作家的背景色調還可以更深一點,或者是,額頭更亮一點,或者是,該不該把主題向右再移動一點呢?藝事最不易者就是事前的構思與所謂完稿之後的檢視整理,一頭一尾,林耀堂照例用了最多的心思。 畫家不是什麼特殊的行業,畫家一如眾生中各色各樣的人物,有的長於出人意表,有的偏向於展現風姿,有的厚實深沉,林耀堂的風格是從容自在,看畫讀畫也當從各種風格享受到不同的審美境界。看過他的作品,猶如一場盛宴之後,對於曾經享用的那一道「林耀堂」,愈發的難忘,總想再來品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