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善本書古今看

什麼書才是善本書?中文大辭典有幾個說法,其中一條是這樣說的: 「書籍之精鈔難得者皆稱善本。」 依照這一項條目中所云,大多指的是可靠的,完整的本子。而這一類書目當中,又有很多是法帖,指的是精拓本的字帖,古帖當然最好。古人對善本書最重要的要求就是完整而無訛誤,並非以紙精版新為標準,鈔本當就比刻本為佳,自古書之美好完備者,可見的大概莫過於四庫全書鈔本了。大陸近年來好大喜功的風氣也蔓莚到了出版界,一部三國誌演義也好,一部曾國藩的家書也好,精紙放大超級包裝,一部書搞得金璧輝煌,倒像是作銀樓的廣告。此中又以毛澤東文集為最,讓我想起從前讀過的「蔣總統言論集」,好漂亮的本子,厚厚好幾冊,又有什麼意思?思想在那裡?就是有,又有多深?又能對人有多少啟發?讀書不是讀漂亮,更不是讀派頭。那些書,是門面書,派頭書,非善本書也。 今天再要說善本書,根本條件就有了改變,我們不再像古人那樣,一本書一刻再刻,一拓再拓,訛誤漫漶自然難免。讀讀古書翻印的本子,精刻精校本跟一般的俗刻本之差異,相去甚遠,很多的俗刻本錯誤連連,闕漏處處。古人珍愛善本書,有其道理。現在的情況可不一樣了,一本書的出版經過許多道專業的手續,印刷業又非昔日可比,本本都是「初拓」,沒有所謂印的次數多了,還是刻版的時間太久了,書就愈來愈差的事。尤其是在電腦時代,只要檔案還是存在,印出來,跟當初一點也不會不同,那就本本皆善本。 可是依然有許多書受到藏書者的珍愛,今之所謂善本書,自然有異於昔人所云。有幾點可以作為決定是否善本之標準。 第一, 再也買不到的書。 出版業發達,不一定對書有利。天天有新書出版,長江後浪推前浪,書店上架的書怎麼排都來不及。有很多很多的書,來不及露臉就下了架,其中滄海遺珠所在多有。書店以電腦統計,出版社送來的書,只要顯示出幾天以內賣不動,馬上就撤了下來,而一本書要是僅僅時髦有銷路,電腦怎能沒有紀錄?於是這一種書就一直吃香。目前已經是許多我們以為理所當然不會不見的書也會找不到了,如隱地兄就為了想要一部李白詩集,踏破鐵鞋無處覓,其它的可想而知。許多我們當老師的在課堂上開出來的參考書,以為普普通通,但學生硬是買不到,只有到圖書館裡去找找看,卻也不一定所有的圖書館都一定有。照這個標準,現代的善本書也不會少。 第二, 版本非常難得的書。 台灣的書籍市場愈來愈小,面臨的是簡體字版大陸書的威脅。大陸的出版還沒有像台灣這樣,只以市場為導向,賣不動的書就沒有人出。他們各省的人民出版社依然在出一些很有分量,卻不一定好賣的書,只希望別很快就走上市場沙文主義就好。但是大陸的書也有一個問題,他們是以簡體字橫排,今天,許多有分量的書想要再讀到繁體直排就愈來愈難得。以魯迅的書為例,整部魯迅全集都是簡體字本,想要讀一讀當年繁體字本的「吶喊」、「徬徨」已不可的。今天如果可以見到一本僅僅四五十年前的繁體字排的魯迅的書,已經很是難得,至於在三十多年前出版綿紙影印的魯迅小說與雜文手稿,一本都找不到了,可見版本難得不一定就是非常古老。中共在三十多年前曾經重出過許多的線裝書,但是一直沒有銷路。庫藏多年,現代經營理念中對此很不同意,前幾年大量的銷燬,如今,那些仿製的線裝書也就成了善本書。 第三, 具有時代意義的書。 書,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品相。有的是那個時代在發行的時候就很講究,但是,時間太久,想要得到佳本自屬不易,於是有時整個時代的書看來就殘破不堪。今天要有好的宋版書,非常難得,便是在明代已經視如拱璧。明版的書要是小說,則很多都非精印,那時出版業非常發達,說書場中的有的是一回剛說完就賣那一回,談不上特別的好,卻也反映了那個時代說書場之盛行。近代史中對日抗戰時,物資缺乏,紙張來源尤其不易。政府撤退到了重慶,書還是有人出的,紙張卻非常粗糙,裝釘更談不上精美,但是,卻代表了那一個時代的苦難。這種書就是不好看乃至於不好翻,還是善本書。 第四, 具有個人特殊意義的書。 在大時代的動盪中,有無數關於書的故事。愴惶逃命之際有的人還是會匆匆忙忙的抓幾本他鍾愛的書。趙滋藩先生在逃難時,身無長物,卻帶了一冊楊州天寧寺精刻的天台三聖二和詩集。毛澤東在二萬五千里長征時,總是帶著一部明版的資治通鑑,後面中央政府的追兵已到,他還是先抓幾本隨身帶著一邊逃命一邊讀。我曾經讀到過董作賓先生親自題記的一本張競生先生寫的色情小說,他老人家還在書的內頁寫上「奇文共欣賞」題句。有的時候在舊書攤上會有奇遇,我自己就買過一本自己的書,是一位小女生送給另一位小女生的生日禮物,題上了勉勵的話,很純真動人,買回後視為珍寶。還有一些是作者贈書,他們親自題了上下款,簽了年月日,都很值得收藏。個人藏書中有一本錢賓四先生的贈書,親自題字,當然也就成了舍下的傳家寶。 第五, 斷版書。 這一類的書與買不到的書不一樣。有的書今天買不到,也許以後有人會出,可是,有些書幾乎可以確定再也不會有人出版了。日本二玄社出版過一部「古名硯」,一冊怕不有至少五、六公斤重,一共六冊,十六開或者更大。這一部書不用說就是屬於冷門書了,便是只印幾百套,也要賣上好多年。印刷之精美、準確、周詳,幾無出其右者。這樣的書在十幾年前就已斷版,不可能再印。另外珂羅版的字畫常常只印一次就再也不印了,市場小、版面保存更難,連印書的紙張都不一定好找,藏書者怎麼會不珍愛這樣的書?還有一種極冷門的書,類似二次大戰前的地圖,還是太和艦的設計圖,怎麼說再想有人出都不容易了。斷版書的理由很多,有的是一開始就不想賣,類似讀書會、讀書俱樂部,以前偶爾會出若干「非賣品」的書。內行人加上富有,把書出得極盡精美之極致,可能是有多少人預約就出多少部,一部也不多,每一位訂戶都有名有姓的印在書上,再明明白白的印著「非賣品」,日本戰前出過的萬花圖鑑就是這一類。斷版書可以作一專文討論,類型還有很多。 第六, 讀書人個人記錄充實的書。 讀書人有的時候讀著讀著,就隨手把心得寫在書上,當時也不怎麼覺得有何特殊,事過境遷,卻看得出當時的少年輕狂或是窮究不捨。有的更可以讀出當時的感情經驗,也可能是人生最有特殊意義的階段。有的人習慣在的前後空白處作長篇的讀後感,雖是不經意的隨感,卻句句真誠毫無雕飾。中國古人常常做這樣的事情,批批註註,後來竟然成了他們個人留傳下來最好的思想情感記錄。許多的批本就是這樣產生的,書生未必就是大思想家,也無需個個都成思想家還是騷人墨客,但是,蔽帚自珍不說,就是讀在別人心裡,也自有一番情義。 如果依照以前善本書的標準,許多書想找也找不到了,並且也不一定都那麼值得重視。從前善本書索價不菲,有人為了一本他鍾愛的書,可以典房子賣地皮,必欲得之而後快。刻本流傳,量少易毀,自是不易,而一再傳鈔,訛誤更是難免,好書不易得,這也是傳統讀書人重視善本書的原因。時移事遷,今天自當有不同的標準,處於日益個人化的現代,人人也都可以有他們自己的善本書,不用問市場上的行情如何。現代的善本書,也許比古代更為無價,由於標準更為細緻多元。讀書人要是不嫌多事,可以為自己的善本書作一個完備的目錄,記下之所以為善本之種種,片羽吉光而眾星熠熠,想必也可為智慧與美感點染出滿眼絢爛的盛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