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又見侯麥---看「冬天的故事」之後

這一群人不可能不同樣的愛侯麥。真好,原來小津不因他的去世而永遠不再。人性裡總是有些共同的記憶,從遠遠的從前就深植在我們的基因裡,不論那一個時代那一個種族。小小小小的,但是確實存在,找到這小小小小的基因非常不容易,不過,只要有,就一定找得出來,小津與侯麥就是找得出這種基因的人。他們讓人類的夢想不死,他們也就因此而不朽。 只能怪自己欠學,從網上方知,侯麥就是多年前拍出「綠光」這一部作品的導演,那是一部讓人只看一次就再也忘不了的作品。有他的電影中常見的海灘、陽光、輕笑與輕愁。很中產階級,很都市品味,目前只確知自己看過他的三部作品,今天看的「冬天的故事」是第三部,然而侯麥有好幾十部作品,他已經八十多歲了,「冬天的故事」是在一九九二年得柏林影展評審特別獎,那一年他已經七十二歲,比他的大多數觀眾都要年老,然而,他對生命的熱愛與洞察,他的觀眾難以企及。一位老導演提醒了他的觀眾,人,可以永遠年輕的活著,只要他們肯堅持,堅持一些永遠的卻也看似平凡的價值。 有人說他的作品沒有故事,也許吧?但是,什麼是故事呢?以文學來說,沈從文的小說,大部分的篇幅沒有在說情節,而是在說「枝節」,然而那些枝節去掉了的話,他的作品也就什麼都沒了。他的學生汪曾祺也是,一個故事裡小小的掌故來歷,經他娓娓道來,不僅迷人,還有其必要。那麼,故事是什麼?好聽而又讓人深深回味就是好故事,同理,好看而能讓人深深回味就是好電影。侯麥跟小津一樣,都是把人生的況味從小小的平凡的事物中發掘而出,卻讓他們的觀眾連連驚喜。 這一部「冬天的故事」的故事說得真好,他當然有其一定的安排,由此也可證實,天才也一定有其規格路數。時間的安排就別出心裁,我們興緻勃勃的看著那一對年輕的男女在海灘上瘋狂的戀情,不說一字而盡得風流,那麼自然自在,即使一絲不掛也與青空碧海一般的遼闊放達,便是這小小的段落,已經可以當作經典來看了。然後就是五年之後了,我們也就跟著看這一年十二月的某一天星期幾開始的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有時一連幾天緊緊相隨,有時略過幾天又連上幾天,總之就這一個月裡,我們看到了那個女主角的生命的切片,也看到了她這一生中最最重要的一個月的際運。 她的生命中有一些傷痛,看似平常,卻極不平常,那就是失落的愛與她的堅持帶來的痛苦。也許她堅持相信愛是不可能失落的,所以,我們也就漸漸的知道了整個事情的原委,這就是導演說故事的本領讓我們見識的時候了。其實,他以一個月的時間中的幾個片段,讓我們看到她五年裡生命的變化,這必得要有高明的編劇技巧,因為他從頭到尾就沒有僅僅隨著時間平鋪直述,導演只是讓我們看到五年後的這個女人的一天一天又一天,這一天天的呈現,同時也表現了她在五年中種種的遭遇,卻如古典舞台劇一段,沒有場景的倒述。譬如說她生下了跟那個男人狂戀而懷孕的女孩,還有她在這五年中的,跟其他的男人真的十分剪不斷理還亂的糾纏。 還是那樣,他的作品中沒有人際關係裡強烈的對立,也沒有壞人,沒有過不去的恩怨,沒有激烈的爭吵。然而人生依然有難題,這個難題就是自己堅持的信念能否完整自足的保持下來的問題。這一點,侯麥從來就是個保守派,他也以他的保守觀點說服了觀眾。 為了愛,她可以把孩子給生下來,為了愛,她可以一次又一次的背棄了她與另外兩個男人的承諾。我們對她說的那一句話印象深刻:「我愛你,但是,沒有那麼愛你。」女主角堅信有絕對的愛的存在,她無法就這一點作任何一絲的妥協。此時此際,誰不會聯想到多年前那個看到「綠光」的女孩子呢?她自己要求對自己信念的堅持,才是劇情發展張力的來源。 最巧妙是她在一般男子眼中的反覆任性,還有呈現出來她給愛她的男人帶來的折磨痛苦。以世俗的光看來,這個女人也夠莫名其妙了,一邊跟這個男子同居,一邊一下子又要跟那個男子搬到另一個城市去,並且完全沒有預警。她又在莫名其妙的理由之下情背棄了她剛剛承諾的男人,回到原本她已經背棄的男人的身邊,而且也是完全沒有預告。要是有人說,這就是她的放蕩,那似乎也難以辯解吧?要是男人有如此之看法,一點也不該視之為意外。 這就不得不欽服於侯麥的眼光了,他的確是非常了解女人的男人,一如他曾經自道,他對男人的了解就無法那麼深刻。女人的愛情觀是什麼?她們心裡藏著什麼樣的,那管是一生一世說也不出的秘密?女主角那一雙帶著濃濃的任性的眼神,是性感嗎?是因恐懼而呈現的武裝嗎?是對愛的渴求嗎?還是一種瘋狂情緒之下的堅持的等待?總而言之,那樣的眼神就是他能迷倒男人的來由,一種連她自己也無法說明白的情緒。 神話也似的重逢,卻是任何一位觀眾寧信其有的邂逅,一位堅持要愛就要愛得透透,然後就是一生一世,這不是女人共有的憧憬嗎?在女主角流下淚水之際,觀眾為她的堅持終於等到了的男人出現,也難以抑制眼眶裡的滿盈。我們看到了女主角把自己埋首在那個她又狂又癡的戀戀了五年的男人的胸前,擁抱著打算一生一世只是遙想思念的男人,一世艱難唯情苦,我們剎那間心頭也同樣百味翻騰難以名狀。 很難說這是不是一個神話也似的愛情故事,侯麥其實也提出了好幾種結局的可能。可能永不相見,可能就在重逢之際馬上又一閃而去再不相遇,可能再也不如當初那麼樣的相愛,當然,要是想在一起長長久久,是不是就是真的長長久久?誰也說不準。 然而這都不重要了,為了愛,短暫也可以是無悔的一生,我們縱使沒有如此的際遇,卻由這一部作品中為這個信念而感動。侯麥描寫出來的,也許正是如許多人形容的,是輕型的喜劇,然而,無論如何,他也表現出了人生共有的傷痛,我們從此知道,藉著他的作品,無論何時何地見面與否,我們都可以相互的撫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