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去年今日之四

何俊龍把昨天楊恩良先生惠贈的印石帶給我,我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只是胡亂穿穿而已,男人到了一定的年紀,真的結婚比較好,至少有個女人隨時提醒一下該怎麼吃該怎麼穿。我就把自已的幾件衣服給他試穿,最有思的是曉清多年前親手做的長袍跟短掛也找了出來,曉清看到他穿在身上就說很有書卷氣,這是一句好話,我卻只說看不出來有什麼書卷氣,昨天還要他怎麼樣都讀一點書,今天就說他有書卷氣豈不不通?曉清說我一點都不知道應該鼓勵鼓勵,我暗自一驚,真的,怎麼那麼沒有說說好話的習慣?學生要是聽到了老師的讚美,開心得很實在,就是對他有盼望,也應當間接一點,不要說得那麼直。 整天也沒幹什麼正經事,彷彿還有一點昨天留下來的醉意,不怎麼清爽,也就懶怠幹活了,該寫的文章在這樣的情形下是寫不好的,讀書也不怎麼讀得進。胡適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大醉過一回,還鬧到了警察局裡去,又搞掉了一隻鞋子,他事後檢討,覺得把自已放在那樣的情境中很不好,於是就下決心以後不能醉酒,以後是不是真的沒醉,我也沒去查考,但是依他的為人為學風格來看,能有那樣的檢討,就會有踐守諾言的精神。我每回醉了,就常常想到那個時候才二十七歲的胡適,我也許沒有到醉的程度,過量是真的,這就不好,而且也已經過了六十歲了還這樣胡喝,可謂不知好歹。人家二十七歲就能覺悟而且實踐,我差得遠了。志業不如人也就算了,生活不能照管好自已,還要當老師,沒什麼道理。 早就想去看「再見列寧」,一下子又是多少天過去了,今夾才發現,戲院一天只演一場,我跟曉清只得去看七點的那一場。人居然不少,現在的好電影都靠口碑,「殺人計劃」就是口碑流傳越來越知名,「再見列寧」也是如此。看到好多人---雖然也只有五成座,我已經很開心了,好電影要有人看,以後才會有人拍得出新的好電影。這部電影描寫東西德統一前後小人物的故事,充滿了奇想,卻以寫實風格表現,有悲有喜,濃濃的親情卻一點也不泛濫,哀而不傷,諧而不謔,真不簡單,好作品讓人與人之間的關懷更深,「再見列寧」達到了這樣的境界。 這些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認為曉清與我那麼不一樣的人怎麼會共結連理?我們每一次一塊兒去看戲看電影的時候,或者是騎了機車載她,要不就是搭地鐵,就覺得一世夫妻也不錯。夫妻不必怎麼相像,但是,能有共同的一點嗜好也不見得是多數吧?但願人長久,一塊兒再看幾十年好戲好電影。有一天如果不想看戲看電影了,那怕不已經快完了?以後酒少喝,電影還是要多看。 寫了兩封信,給楊恩良與薛志揚兩位先生,不知道可不可以掃描在日記裡?不過繼則一想,信是寫給對方的,要不要在這一本日記中公開,我沒有權利決定,於是就作罷論。雖然電腦傳信非常方便,偶爾毛筆寫上一封,豈僅是發思古之幽情,而是存心要讓人「驚艷」。倒是情願讓我為他寫上一封毛筆信的朋友不易得,思之悵然。 (選自 2004 亮軒 爾雅出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