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六四這一天

香港有四萬五千人依然集會,在他們的維多利亞公園。而我們,也許是政府有意的區隔與大陸血濃於水的感情,寧願不聲不響,好像世界上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一樣。很荒謬的是,在這一件血淋淋的大慘劇上,兩岸的政府居然立場一致。 兩岸的政府都妄顧人道,不人道的政府不配談人權。 我們的畢業典禮充滿了搞笑,搞笑不僅已經成為人生,也成為掩飾笑不出的人生的麻醉藥。笑是要搞出來的,好像沒有女人,就只好手淫。手淫不是不可以,但是,只能靠這個,只相信這個,甚且是,以為性與愛就是這個,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我們的世界滿早充滿了這樣的大錯特錯,搞笑其一也。 我很同意牟校長原先的想法,就是一定要重視畢業典禮,老師尤其要重視,學生學了四年,這一天是他們的大日子,教他們的老師卻不聞不問,除了系主任,還有最多是班導師,其他人都沒有來,很說不過去。 過去畢業典禮對這麼一個小小校區的學校是很麻煩的事,大禮堂容不下多少人,學生家長跟老師如果都到了的話,就一定容納不下,現在可好了,學校從去年開始租了大帳棚,是很講究的那種,一共六個,個個都很結實,也通風也體面還有電扇,座位從此不是問題,又安排了很多的其他的配合的攤位跟活動,總算為學生的畢業典禮做了些事,在這樣的環境下,花上好幾十萬租用帳棚等等,也交待得過去了。學生應該禮會得出吧? 是嗎? 除了搞笑,可想而知的是,就是吵雜。今天是六月四日,真正的畢業還有一個月才到,他們不會沒有時間說話,但是,就是吵得厲害。 學校的董事長葉明勳先生,今年應該已經九十五歲了,是我最欽佩的長者之一,他是當年中央社最早到台灣來的記者,二二八事件發生之初,他就在現場,子彈就從他的頭頂飛過。 他是當今新聞界最資深的元老,戰後台灣的一部歷史,他是全程的目擊者,有的時候也是參與者。他思想清晰,言語簡潔,文章寫得非常好,為人誠懇,當說的依然會說,在今天的台灣,還能以這樣的年紀說上幾句不為已謀的言語者,再無第二人想。 他在前兩年的導師研討會上曾經為我們當老師的說了幾句話,記憶猶新。說的是關於知識經濟的問題,論點是沒有知識,也就無所謂經濟,真是暮鼓晨鐘醒人心脾。我安安靜靜的聽他說,從頭到尾,沒有一個字是多餘的,沒有一句話是重複的,我到了九十多歲還這樣嗎?至少要先活到這個年紀才能檢驗這個問題。 近幾年他還出了幾本書,也都送給老師了,但是,是不是所有的老師都讀了,不得而知。談的大多是許多過去的人與事,情理兼備,引人入勝,不僅是長了許多的見識,也以他自已的風格,教了我們為人處世之道。 今天的致詞真好,他為畢業生說了四個故事,都是事實,也可以稱之為報導,他依然不失其新聞人的風格。 他說,能下定決心,在一生當中,好好成就一件事,也可以很了不得的。 剛剛光復的時候,他到台灣大學去參觀,當時還是日本的台北帝大。日本當局招待他們這些新聞記者,他們事先以為,應該是向介紹他們這些大陸來的記者誰是教務長、訓導長等學校校裡重要的人物,沒想到為他們介紹的是一位日本教授,校長說明,這位教授研發出一種稻米,非常好種又好吃,叫做蓬萊米。這位教授就是後來以「蓬萊米先生」知名的學者。 他一生就以這一種稻米的品種而揚名,也有了對於人世最重要的供獻。所以,葉董事長說,要是我們的學生能夠好好的在一生當中,找到了方向,做好一件事情,也可以非常有成就的。 他又說到了沈從文。沈從文愛上了一個女生,但是那位女生一點都不愛他。沈從文出生於湘西的辰州,是非常偏遠的地方,以他的背景要追求得到這一位女生,幾乎可以說是不可能,因為她出生於名門,秀外慧中,說什麼看來都不會對沈從文有興趣。 沈從文發動情書攻勢,一封情書沒反應,就有第二封,第二封沒有反應,就有第三封,還是沒有反應,那麼就有第四封、第五封、第六封……,一直都沒得到回音,他就一直寫一直寫,……,這樣寫到了九十九封,終於有了反應。 這個故事說到這裡為止,他說的應該就是沈夫人張兆和。沈過世多年,張兆和為他的丈夫編完了整部的「沈從文全集」,共三十二巨冊。那個時候她自已也已經年過九十,張兆和是在前年,九十三歲高齡歲去世的。前面葉明勳先生說的加上後面的這一小段編全集的故事,可以成為他們倆最迷呢的身世說明。 第一個故事,我知道的重點是要有自己的方向,然後就全力以赴。第二個故事,要我們持之以恒。 接著他又說了兩個故事。 他先說了一個關於熊式輝的故事。台下知道熊式輝的人可能不多,無論老小。但是故事聽來依然深刻難忘。 抗戰的時候,政府派熊式輝到美國去,設法遊說美國政府對中國提供援助。熊先生與羅斯福總統約好了在那一天什麼時候見面, 那一天,熊先生遲到了五分鐘,羅斯福總統的秘書告訴他說,總統已經另外有約了,今天見不到面了。 熊先生就此失去了跟羅斯福總統見面的機會。而中國急需的援助也沒有得到。蔣介石對此也非常不滿。 葉董事長說,他一個人遲到了五分鐘,卻為國家造成了那麼重大的損失。 接著他說到了辜偉甫先生的愛遲到。辜先生無論出席什麼場合,總是遲到。有一次一個團要到日本去,這一位先生依然無法及時趕上,他就只好打電話給航空公司,要他們的飛機晚一點起飛,好讓他趕得上這一班。 葉先生說到這裡,加上了一個附註:「只有牛吃草的,那有草吃牛的?」 後面的兩個故事,告訴我們的不僅是不要遲到,而是要注意小節。一個人小小的疏忽,就可能為大家造成損失,至少也是不便。 但是我對後面的兩個故事卻想加入一點自己的註解。 美國要不要援助中國,應是早已有了定見,不太可能因為特使遲到就影響到整個決策。羅斯福是很對不起中國的一位美國總統,要是沒有他的雅爾達密約中出賣中國,今天不要說是中國的歷史會不一樣,世界的發展也不一樣,甚至於戰後無數的人受到的共產主義的迫害也有機會避免。 熊式輝遲到與否,不是美援能否到手的關鍵,但是,熊式輝的遲到,給兩個人解了套。一個是羅斯福總統,他順水推舟,就此不用見中國的特使了,以對方五分鐘的遲到為藉口,躲避掉了一個不太好處理的難題。 另一個有機會解了套的人是老總統,他的政府得不得到美國的援助,從此就可以把責任推給熊式輝,至少也可以減輕一點責任。愈是有人怪罪熊先生,愈是減輕了蔣先生的壓力。 當然,就是如此,熊先生遲到還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會不會因為任務之艱鉅,他故意的遲到?這樣發展下去,已經不是歷史而是小說了。 第二個故事,我的想法是,辜偉甫先生永遠是牛而不是草。葉董事長沒有說後面的發展,我猜飛機為他多等了片刻,如果說他就是這一家航空公司的大股東,我也不意外。 學生非常吵鬧,聲音如煮開水,先是小小的起些泡泡,然後咕嚕咕嚕而嘩啦嘩啦終於變成數十萬隻早晨樹林裡的麻雀海浪也似的翻騰不息直欲驚天動地。老董事長修養真好,依然一句句的說,他沒有講稿,說得還是那麼清楚,真不容易。沒有一點我也猜不透的哲學,這種場合要把話說下去是不可能的,我想當年中研院長吳大猷就不可能,他長得像一頭獅子。 要是今天的特別來賓是名模還是政客,情形一定不會如此。林志玲要是來此,嗲聲嗲氣的撒撒嬌,有的沒有說上幾句,大家一定以為今天的畢業典禮值回票價,沒有來參加的同學一定後悔得要死。 他們在頒獎的時候,好像對台上的事情多了一點興趣,因為只要是他們的同學得了獎,就大叫大鬧,這個學校女生多,有多可怕可想而知。 他們是在為誰而搞笑?為何而搞笑? 他們真的畢了業嗎?他們怎麼畢業的? 沒有人提醒他們老董事長是誰?沒有人跟他們先說過,這一位九十五歲高齡的老先生肯來真不容易,他給我們的教訓是我們的福氣。沒有人想到,任何一位九十五歲的長輩在台上,就是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話,也要安安靜靜的聽,何況是句句都非常受用的好言好語。 如果明年我還在這個學校,一定再也不姑息這種情況之下的吵鬧。我要當一個比較像樣的老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