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去年此日之八

學生學得怎麼樣了?在監考的時候,看到他們振筆疾書,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忘不了以前有一次,我問一個早早就已經講過好幾次,只是過了一段時間沒有討論到的論點,結果沒有一個學生回答,我只好指定最高分最能自動用功的那個學生回答試試看,沒想到她也不會,她還是我極少極少給滿分的學生,其餘可想而知。從那次之後,對學生的理解,就怎麼樣也消除不掉一點懷疑。 這一次考試,學務處在每一張子的右上角貼了一張貼紙,是一幅小小的漫畫,上面有一隻正在考試的長鹿,頸子很長,總是伸到別人那裡去偷看。顯示行政單位希望大家誠實考試,卻以很溫和的手段勸阻作弊。考試作弊一直是大學校園裡的問題,從我當年當生到現在,無不如此,不作弊的學生不一定是不想,而是不敢的多。這個問題要根絕,決不是用貼紙就行了的,我也不主張重罰。去年學校成立一個誠實考試委究小組,我還是成員之一,開了兩次會,至少談出某些問題,諸如老師監考嚴不嚴?教學方法與試題的形式是否恰當?罰則是不是太重?考試的計分比例是否得當? 大家都設法讓這樣的行為從校園中消失,但是,我看不容易,不妨想想,在那一種狀況之下學生就自動不作弊?我們似乎沒聽說過研究所的學生作弊的,那就是因為學生少,師生互動很密切,評分多元化,作弊自自然然就沒有了。 創造考試大家不會作弊的環境,比直接阻止作弊有效,然而,私立大學如果大量減少學生,再加上教師擔任的課程減少,就要關門大吉。我們的教育部只管在那裡說小學中學的班級人數要減少,大學如何卻沒有討論到,不免不切實際。以自已的學生為例,要是平均的把在班的時間分配給學生,每人每年有沒有五分鐘都很可疑,學生沒有主動來找老師,就很容易忽略了他們。那麼,從這裡再想下去,又會發現老師的待遇問題,要老師心無旁鶩全力教書,就得讓老師有足夠的待遇,但是,目前有的學校教師中兼任的佔著可觀的比例,專任也不一定會把大部分的時間放在教學與研究上,學校不見得有立場要求教師這樣那樣。 這樣拐彎抹角的思考,作弊就是在整個龐大體制運行下的副產品。不過我的課卻極少有人作弊,題目要能讓學生抄不來答案,各自可以有各自的面貌,都得好好發揮。我出的大多是申論題,並且多。就是簡答,也要說明原因,加上學生都知道這個老師的風格,也就自然不會作弊了。而且,沒有一堂課不點名,課堂的氣氛就不同,又要查筆記,就把作弊的問題沖淡了很多。可是,評分是否公平,還是會有問題,因為申論題沒有一定的標準。我的說法是這件事在某些情況之下無法那麼科學的評分,這是誠實的表白,也只能做到不會太離譜而已。老師的人格也是說服學生的一個條件,事先把評分標準說清楚也很重要,絕對公平是沒法子呈現的,大體的公平一定要作到。 便是如此,自覺還可以更公平些,只是,時間不允許,我沒有在其學校兼課,就這麼一個學校裡的工作已經忙得夠嗆,還要更公平?除非一天四十八小時。 下午就想到後車站去買透明盒子,為的是把房間整理得更清爽些,許多小東西更有著落。但是也可能只是愛那些透明的盒子吧?好像這一輩子都愛盒子,不論是包裝的還是專門買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多數人都愛盒子。盒子罐子讓人有很多想像空間,看到空盒子立刻就會想到好多東西,又會想到跟這些東西有關的故事,一個好盒子的本身就很迷人,什麼都不裝也無所謂。我的盒子不一定都是裝了東西的,嗯,也許可以寫一篇散文,只談盒子。不是也許,而是應該寫一篇。什麼時候呢?我敢給自已一承諾嗎?記住,好像就在昨天,還跟自已說,該寫一篇小說了。先放在這裡,不必給自已太多的壓力。我還記得那個很有自已的風格,連她的名字我都不記得的女生,也想用她當題材寫一篇小說還是散文,可寫的東西真多,只是,時間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 曉清說得不錯,我年輕的時候性緩,現在已經是個性急的人了。想要盒子,下午沒去成,六點回家本來立刻就要出門,太太沒多久回來,說是要不要先吃晚飯?於是匆匆忙忙的吃了飯,放下碗筷就起身,騎機車的路程很長,要經過整條的長安東路,到太原路,上面有好幾家賣瓶瓶罐罐的,有的招牌就是「瓶瓶罐罐」。但是我要找的那一家打烊了,他們還沒到七點就打烊,我原先料到有可能是這樣的結果,因為他們主要是作大批發,門市只是順便。 一路想著我到底是為了整理屋子而來買盒子,還是因為要買盒子而整理屋子?因為實在忙,沒有理由就很難作這個消遣。 結果是,盒子沒買成,瓶子買了三個,可以裝鹽裝糖。又找了好幾家,一直到了師大附近才買到了一本合用的有日曆的記事本,又去水準書局看書,買了兩本志文出版社的書:「金色夜叉」跟「沙奇短篇精選」。賴老闆又送給我幾本旅遊的書,要讀的書真多,好久沒有到這一家書局了,現在已經不太敢逛書店,一逛就要買,買了又沒時間看,又要著急。可是太久沒逛書店,人就不踏實。 時間不夠用,是性情轉急的主因,要說的更正確,就是歲月無多。因為睡的少,曉清只是著急,嘆氣。我知道,她就是希望我健康、活得長,其它都不要緊,而我,卻不肯接受只是健康長壽就可以了卻的生命。 如此的辯證要沒完沒了了,人生麻煩真不少。(昨晚十一時寫第一段,因疲倦先上床,九日早五點起來寫完。) 選自  2004  亮軒   爾雅出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