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書鄉十二箋之五 買書

書貴不貴,難有客觀標準。簡單的說,有用的、益智的、可以提升境界的,就是便宜,反之則貴。且看黃石公賜與張良的那一本「素書」,一說無字,此書居然造就了張良的千古相業,這能以金錢衝量嗎?另外如「秘術大全一千種」,沒有一種靈光,縱使白送,便宜嗎?天下不貴的好書多的是,薄薄一本,書賈要多少就給他多少,只要眼光準確,再貴的書也便宜得不得了。 不論如何,書總要買得起才買,不過也不宜隨便說買不起。電影看得起、計程車坐得起、小館子吃得起,那麼書就不至於買不起。常常買不起書的人是無謀生之能力者,學生就是。有了職業還是買不起書的就少了。可是偏偏想讀書時沒錢,而有了錢卻不想讀了,能夠把如此簡單之缺憾以簡單之方法彌補者,就不簡單。所以,要不簡單卻也簡單。 如果買書是為了讀而非為了擺,自然要有幾分斟酌的工夫。大一點的書局出版社有目錄,售書廣告有時還有人以彩色精印到送府上信箱,附帶不厭其煩的說明,肯用點心揣摸揣摸,也有用處。信用好的出版社不太出懷書,心裡有了這麼實在的底子,就可以預約。看到一本書的廣告就買很危險,找機會看這一稼出版社還出什麼別的?然後下判斷,十不離八九。頂好是到書店翻一翻,站在那裡看,讀讀序文,尚不至於討厭。有時單看那一路人作的序,也就差不多掂得出分量了。大凡名人題簽太多,序文跋文甚夥,不是本不好的書,也是讀來無趣的書。 本地風行預約,主要是由於中間層層轉手扣除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費用,出版者所得甚少,作者更不用說。但又不敢提高定價,於是就有了直接向出版社購書的辦法。可是預約雖然便宜了兩三成,卻有各種風險,有的「全集」出不齊,縱使還了錢,弄來了那麼一套不全的全集,總是難過。不預約而現購繼續出版的全集也要當心,按時上門買書,結果人家出了一半不出了,此皆可以作為購全集者戒。至於價格不相當,新瓶裝舊酒種種問題,大多因其規模小不受意注意罷了。 辭典類書,宜乎一口氣買一部大的。一時捨不得花錢,零零碎碎買入,最後加起來所費也大,用起來更是不便。科學、建築、雕塑、繪畫等書,圖片應當彩色,假如偏重文字則無妨,但也宜預備另外的彩色圖錄,方不至於看走了眼。文學類中的小說、報導,切忌節本。所謂古典文學小說,常常中間加註加批,讀來當然有用,但須另備一氣而下無註無批本,否則讀紅樓、三國、聊齋等等,一路斷斷續續,比走路不停跌跤還要難過。研究性的書刊,註釋在所不免,不過,忌字小,有的書找不到乾乾淨淨的無註本,如李、杜詩、二李詞、論孟老莊等等,那麼,只好手抄「一氣呵成本」了。 書宜分冊便須分冊,硬是不分,或用或讀,甚是磨人。因此,太厚的書買前宜多考慮,如厚度超過寬度,只有辭典勉強可以忍受,其它的書一概不必買。書賈推出如此的書來賣,若非外行,便是想唬外行。有的人把「約翰 克里斯多夫」、「卡拉馬佐夫兄弟」、「貫華堂精批水滸」等大部頭書濃縮成小字厚書,真是不倫不類。一定要縮,縮在電腦CD片裡則可。 託人買書非萬不得已不可行。替人買書頗類替人帶孩子,輕重之間斟酌費神,到頭來還是多半無趣。自己買書如家庭主婦為自家人上菜場買菜,價廉物美尚在其次,主要是烹調出來較合口味。別人買來的書,常令人覺得不是缺蔥就是少蒜,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十分討厭。 買書買出道行,秘訣無非一個逛字,但不必常逛,要在細逛,一個月細逛一兩次,作竟日觀,比每周粗逛兩、三次者不差。 買書固不忌貪,亦須量力而為,枵腹購書,至多偶一為之,多了便是不識時務,畢竟健康重於學識。一身猶不知珍攝,遑論濟世。(選自 「書鄉細語」 皇冠出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