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豈料美蓮卻是今天最後到場的一位,老同學難得在一起,這間房除了一張二十四人座的大桌子之外,餘下的空間有限,只得湊著桌子的座位來一個坐一個,兩邊原來椅子也就陸續的補上了別人,到後來剩下對面的空位,美蓮乍然出現房門口,除了微微發福之外,還是豔光照人,一襲淡紫洋裝配上長串的珍珠項鍊,高高梳起的髮髻突顯了白皙的頸項,而那一雙勾人魂魄的眼神一星兒也未減色。這幾年美蓮在洛城僑界頗為拉風,幾家餐館經營的蒸蒸日上,還榮任美西地區台灣僑胞同鄉會的執行長之類的名分,偶爾她的名字也會出現在台灣的報紙上,特別是總統大選的那一段時間。旁邊的另一位女同學在她還沒到場之前低低的跟他說,美蓮後來嫁了一個比他大上十幾歲的男人,夫家是在美國已經有了好幾代基業的華僑,兩個人都是再婚,美蓮離婚他倒是聽說過,像她這樣的女人,似乎本來就不該平平淡淡過一輩子的。 十幾年前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男女興奮無比的享受畢業的快樂,典禮結束了還捨不得就那麼一下子離開校園,一會兒跟這幾個人這邊照一張相,一會兒又跟那一堆人那邊照一張相。美蓮更是許多人爭相邀約的襯景,連外系的男生都不顧生熟的爭取機會。從一年級開始,世揚就暗暗的喜歡美蓮,最後一年他坐在她斜角的座位,靠著牆,總是側著身聽課,眼角餘波很輕易的就可以掃到她,偶爾被她的眼神撞上了,很自然的就會迅速的閃開。世揚很明白他自己是不可能列為美蓮身邊的候選人的,他的長相平凡、課業平凡、其他表現也平平凡凡,屬於永遠不會被教授記得名字的那種學生。 穿著學士服,他就更加平凡得無聲無息了,不過總要有一張跟美蓮靠近一點的紀念吧?那一回他倒是不客氣的擠在美蓮身邊了,寬寬大大的學士服把個個學生融成了一大片黑色的簾幕,就在同學彼此調整高低位置的時候,他忽然覺得一雙手輕悄悄的伸到他的掌心裡,剎那間一陣酥麻襲遍全身,是美蓮的手!就在他還不知所措之際,美蓮竟進一步的緊緊的握了一下他的手,也許就跟拍照的那位同學按下快門的時間一樣的短暫吧?大家一哄而散另覓鏡頭去,美蓮沒有丟下任何一句只跟他說的言語,甚至連一如往常那樣動人的眼神都來不及閃耀,就此沉入了記憶。 掛在牆上的照片當然沒有拍到他們隱藏在學士袍下緊握的一雙手,然而十幾年來沒有卸下來的唯一原因,也正是鏡頭裡沒有出現的那麼一點點真實。 同學會就是這麼一個模式;大家糗來糗去笑笑鬧鬧而已,最後少不得再杯盤狼藉的桌前擠出一張紀念照。他很技巧的靠到美蓮身邊,這一回他要主動的在桌下抓住她的手,緊緊的。 然而,美蓮還沒等他坐下,就大大方方的拉著他的手挽了過來,另一隻手又熟練的插進當年班代茂雄的臂彎裡。 當天晚上回家之後,他就把書房裡牆上的照片卸下來,牆面留下一方塊白慘慘的痕跡,他思量著找一張合適的全家福補回去。 (選自「亮軒極短篇」 爾雅出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