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香水瓶子

想不到人家女生倒很大方,笑嘻嘻的請他們喝茶吃糖果,看到社長的吉他,直說不能怠慢客人,一定要客人唱歌!他們社長有點迫不及待的露了一手,平時看他蠻罩的,這一趟居然好幾個地方漏了氣,有夠丟臉!那些女生說還要再來一首!阿華對志奇使了個眼色推了他一把,志奇就給男生這一邊簇擁了出來,阿華緊接著高喊:「女生唱!女生唱!」女生嘰嘰呱呱熱鬧了一通,眼前就冒出了玉如。 雖然她身上穿的也是學校的制服,留的也是齊耳根垂直的髮型,竟顯得很特別很特別。他們在一起好一陣之後,志奇才確定這種感覺叫做「醒人的安寧」,玉如聽他這麼說,笑咪咪的端詳著他,勾得他心裡暖暖癢癢的,就摟著她吻了起來,那是他們倆的初吻,在植物園,天剛剛要暗的時候。 當初,在許多男生女生的期待中,沒等玉如開口,就自作主張彈出「我願意」的前奏,玉如不慌不忙的切入和弦,清揚甜美的聲音,遙遙遠遠軟軟綿綿,最後一句:「我什麼都願意,願意為你……,」還沒唱完,大家就嚷嚷著要再來一次,於是又開始了:「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如影隨形……。」大家好有默契,幾個人輕輕伴入和聲。志奇融入旋律忘我的姿態與神情,早把玉如迷得忘了她還是在唱著歌呢。 玉如的父母還是照著進度辦著加拿大的移民,這件事玉如聽說過,倒也沒注意。玉如還是過著以志奇為核心的生活,跟志奇討論代數英文、跟志奇逛西門町、跟志奇看電影、跟志奇吃簡餐喝泡沫紅茶、跟志奇輕吻、親吻、緊吻、跟志奇去KTV、彈彈唱唱,其中必有「我願意」。 有一天,玉如的爸爸媽媽跟玉如說,她們一家三口下個月就要移民加拿大,要玉如辦休學。玉如一聽眼淚就撲撲簌簌的掉下來,爸爸媽媽以為玉如捨不得離開這個環境。玉如跑回房埋在枕頭裡痛哭,還聽到爸爸跟媽媽說:「小孩子就是這樣,到了新環境,馬上就適應了。」 第二天他們倆在KTV小包廂裡,玉如還沒開口就哭了起來。哭倒在志奇懷裏,哭濕了志奇心口上的襯衫。志奇的眼淚滴落在玉如的頭髮裡,滴落在玉如的頸項上。那一次,他們熟悉了彼此的每一寸肌膚,度過悲傷又熱情的時刻。 最後的約會是在玉如遠赴加國的兩天之前,玉如對父母謊稱是去參加同學的歡送會,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噴了一種叫做「懷念」的法國香水,是在媽媽的梳妝台上找到的。那一夜,他們互相奉獻了自己。玉如好晚好晚才回家,她是故意的,為的是害怕在爸媽面前露出馬腳。 志奇記住了玉如說的「去買叫做『懷念』的法國香水,想我的時候,就打開香水瓶子。」志奇先買了一瓶,沒多久就買了第二瓶、第三瓶、第四瓶。志奇的吉他教學、家教收入、零用錢等等全都化作了「懷念」。住校的妹妹周末才回家,還背著爸爸媽媽跟妹妹借了錢,妹妹也沒敢問是為什麼。 玉如第一次從加拿大打給他的時候,要他彈「我願意」,她在電話的那一端唱,後來兩人都泣不成聲。 志奇的生活重心就是「懷念」與玉如的電話了,志奇的父母納悶他屋裡怎麼會有香水味?志奇只說是同學送的,他們家是代理商。志奇每個星期六的晚上都在家等玉如的電話,因為玉如說不要打過來,她到時候會打過去。不過玉如漸漸的也不那麼守時,有的時候兩星期才接到她一次電話。 大概是在玉如移民加拿大三、四個月之後吧?一個星期天的早上,應該是加拿大的半夜,玉如打電話來,只喚了一聲「志奇」就抽抽噎噎的哭起來。她要志奇彈「我願意」,志奇等著她軟綿綿的歌聲,她卻只是不停的哭,不停的哭……。 此後,玉如再也沒有來過電話,可憐的志奇這才意識到無論如何應該在當時抄下她的電話號碼的。 已經六個月過去了,玉如還是沒有消息。前幾天志奇的媽媽打掃房間時發現志奇床底下有好多香水瓶子,憂慮不已。她擔心這孩子是個什麼變態,迫不及待偷偷跟志奇的爸爸說起這件事,志奇的爸爸想了一想說,也許跟課業壓力太重有關,再觀察一陣看看,如果情況沒有改善,就先辦個休學再說。 選自「亮軒極短篇」 爾雅出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