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她既未成年也未結婚,連孩子的父親是誰也無把握。她的生活就是唱唱跳跳喝酒嗑藥,然後便在一個或生或熟的男人身邊醒來,有時也會發現自己孤零零一人,昨夜怎麼回事都忘得一乾二淨。 到肚子大得看得出了,才慌亂地打電話給早已改嫁的媽媽,於是就到這個遠遠的未婚媽媽待產中心來。媽媽流了許多眼淚,又留下一筆錢,就再也沒來過了。她說她也過得很苦,所以她也沒什麼過多的指望。 是肚裡的孩子害她失去熱鬧跟朋友、害她身心受到折磨,又害她為以後的身材、皮膚擔心,生產時的劇痛把一腔恨意拉到了極點。奇怪的是,一聽到孩子落地的哭聲,她的人生竟從此分為兩截,一截是全部的過去好像都變成了一個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人。一截便是從孩子生下來到現在的這一天不到的時間,整個的生命全部都是對這個小小嬰兒的疼惜。她目不轉睛地看著孩子,又不斷地擦拭模糊的淚眼,面紙紙團扔了一床一地,渾然不覺已經擦紅了的雙眼。 護士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卻把她嚇了一跳。在護士接去孩子之際,她全身虛弱得沒有一絲力氣。她蒙住頭緊緊咬住被單,生怕牙關一鬆自己就會爆炸得粉碎。 就在此時,她拚命地盤算,要做個什麼樣的女人,才會有一個「自己的」孩子? 選自「情人的花束」 時報出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