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書鄉十二箋之十 搜書

一是借書給我的朋友,怪他幹嘛只那麼個上卷也要買,買來又答應借給我,真能人掩卷嘆息又會急出胃病。第二人罵的是書攤老闆,明明上下卷齊全的書,居然會分開來賣,價錢不會好,尤其顯得他不配賣書。第三罵那個老早買去下卷的人,買書那有這買法?實在有失厚道。 心平氣靜之後,想一想這三個人當中,最佔便宜最快樂的,應屬老早買去金批三國下卷的那位讀者。只肯買下卷而不買上卷,足證上卷他有,下卷遺失。此書當年極不易購得,又可見他遺失多年。有朝一日忽然書攤上見到自家缺掉的書,又可以只買回補足,買書人的快樂,誰還能超過他? 從看了那半部之後,約摸十年間常常想起從何處可得一部全套的該有多好?其間一直注意售書廣告,看看有無出此書者,結果一無所獲。又於每一次逛書攤書店時注意,總無消息。 一日黃昏時分趕公共汽車回家,車未來乃回身瀏覽身後的舊書攤,赫然發現一部硬紙函套上海春明書局出版公司的銅版金聖嘆批三國誌演義,就那麼好端端擺在腳跟前,興奮得有幾分暈眩,嚥嚥唾沫,小心翼翼的買回家來,直到翻開來細讀時,方才肯定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不是夢。 搜書之苦樂盡在此中。 在幾種情況下,會長年累月的搜書: 第一如上所言一部殘缺不全的好書,心欲搜齊而後快。第二自己心愛的書為人借去下落不明,市面早已無法購得之書。第三正在寫研究論文,急需一用的書。第四傳說中有此書,然而親朋好友無人見過的書。第五是頗想一讀的禁書。 搜書不是買,不是借,而是搜,當然指買也買不到,借也借不的書。買不到乃由於此書沒啥市場,出版人心眼之所未及。借不到乃因此書稀罕,有了的人不告訴你,你知道了他也不借。所以搜書是可遇而不可求,有時刻意追求,歷時經年無一絲頭緒,但也可能得來全不費工夫,甚至有朝一日有人白白送上一部我們多年以來夢寐以求的書。 搜書的地方無所不包:售書廣告版、書訊、有時在某論文中提起此書的專刊,也可以是很有用處的線索。舊書攤、大大小小國內國外的圖書館、比較有藏書的朋友、凡此種種皆在搜求之列。一個人酷愛某書、急需某書,還要隨時令他人知曉,人家才會當我們的搜書外圍。交情夠的便直接託付見到就買,不惜代價。 搜書必須不惜代價。多年來手邊有一套精印彩繪日文版皮面燙金博物學「萬花圖鑑」,惜乎不全,一日於書店發現一套,另含「補編」四冊,更是出乎意料的好,然而一則索價高,再則不分售,沈吟而去。不及一月,此書店竟遭回祿,莫說是書,連老闆也葬身火窟,每一思及,深以為恨。倘若當時立刻回家取錢買下,老闆固然也許是救不了,至少也有一部全八冊萬花圖鑑另帶四冊補編。 搜書之情切,難免挨上竹槓。假如一書難求,再貴,也只好認了。不過許多竹槓明明可以躲得過,卻讓人生生敲了去,這就不值得。出版社也有其進步之一面,今天十分稀罕的絕版書,明天就可能有人重排發行。消息靈通的話,便知道那裡出版了那一部書,一張劃撥單便解決了問題,省了許多奔波。查禁書尺度大為放寬,連毛語錄都可以開放了,於是不用再像從前那麼費力的搜禁書。有的書是外頭不容易買到,稍具歷史的圖書館裡,很方便就能借出,影印,只要合法,也貴不到那裡去。搜書者挨敲,許多是緣於知書不深。 欲搜之書不宜多,心裡只消惦記著二、三種足矣,而且,寧緩而不急,寧著眼於內容而不計較於版本,否則便成了古董買賣而非搜奇書讀之而後快。有幸撞見奇書,別忘了能多買一兩本便多買一兩本,預備與同好共享,保證受贈者大喜過望。如果一書之中只見部分精采,也必須搜來,讀書從佳處著眼,受益無窮。 要緊的是不可以搜書為主業,不必以善本驕人,把身邊的書讀清楚,原本十分稀罕以為不得了的好書,有時卻也覺得並不怎麼樣,這不是省了許多心思麼? 選自  書鄉細語  皇冠出版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