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什麼是經典?誰能上經典?怎麼上?

一句句的講就不像個大學的課程了,要想到不能把這一門課講成了一般的國文課。 首先要決定大方向,那就是,讓學生感受得到讀書的重要。 切記感受不同於理解,一個人理解到讀書的重要,不見得真的會去讀書,但是,感受到的話,就應當會有恨不得早早好好來讀書的衝動。 這一門功課的目的,也是我這個教師的目的,就是如此。 還要注意一點,就是不要把課上成了自言自語,更不可以上成了自吹自擂。 目的既然是要學生一生都肯好好的讀書,絕非向學生表示自己多麼有學問,何況自己真的一點學問也都談不到,只是讀得書多一點而已,加上比較會說話就是了。 有一點,倒是很明確的,那就是有了讓自己很受感動的認識,也可以比較有效的表達出來,進而引起學生共鳴。我的能耐就只是這麼一點,其它如果還有什麼可說的話,都是虛妄。 基於上面的想法,選書就不要選到嚇到了學生。如果說,一提到經典,就是四書五經,就是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就是動輒八百頁一千頁的書,還是「原文」,又是精裝本,雖然有的學生可以接受,我卻不一定有資格教。就算是我讀某些書讀得很有興趣,也可以讓大家跟著有興趣,要在課堂上教,也非上策。因為面對著自己還沒有充分了解的書,其實自己也就跟學生一樣,面對著這樣的鉅著大師,也只能算是一個起碼的學生而已。講起課來,即使讓學生跟著很有興趣,卻極可能是利用了學生的無知乘虛而入,而非充分表達了自己的理解。 「為人謀,不忠乎?」在這一關,無法通過的話,無論怎麼說,都問心有愧,當然不宜。 因此,選「經典」,卻可能選上有的人會覺得有點奇怪,怎麼這樣的作品也會成為「經典」?為什麼不去選那些自古以來就成為大家心目中皇皇偉構大經大典的書? 一句話,我教不來。但是,也不能因此就說我就失職了。本來的目的就是讓學生讀好書,大家願意讀好書,再好不過了,經典云云,只把它當作聊備一格的課程名稱好了,凡是能夠成為指引我們方向的好書,都可以稱之為經典。 實在講,我也懷疑,能把大經大典說得頭頭是道的老師,到底有多少?這一部分我也不用太虛偽的表示謙虛,我,是能把自己知道的東西說得讓學生也很有興趣的聽的一個人,其中必然含一個條件,就是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是什麼?人不能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是什麼,那麼,他想要知道,可就難了。 課程正式的名稱是「口傳經典選讀」。裡頭的含意不可閃得太遠,雖然廣義的來說,任何一部好書都可以成為「口傳」的經典。 要把「口傳」時時放在心裡,那麼,形式與體裁也就不可忽略。 白話文可以視之為選擇的對象,雖然文章不一定等同於口傳。然而,好的白話文對於口傳的訓練,當然有其正面的作用,至少可以說,好的白話文大部分是可以作為口傳表意的參考。有的直接的就是口語化的好文字,有的是優美的文字,前者不用說很可以學習的了,後者也可以讓我們體會到心靈之美是可以用洗鍊的文字表達的,並且未必不能上口。語體文的世界非常大,在五四運動剛剛發生沒多久的時候,整個民族的語體文還沒有機會充分的發展成熟,所以,即使是有的名人名家,他們寫在紙面上的文章,常常也是彆彆扭扭,包括朱自清徐志摩胡適之蔡元培在內。一個民族的文字語言的發展也是要假以時日的,經過了將近百年的提倡與推廣,共同的語言已經成熟,也很普及,好的白話文讀不完,切不可以以為只有在古文裡才找得到好文章,以為白話文怎麼說都要略遜古文一籌。 古文也可以成為教材,古文裡有很多極好的對話,有非常精采的思辯,無不言簡而意賅,我們說出口的雖然不是這樣的語言,可是可以讓我們得到在思想的訓練卻非常著力。 也不可因為是古文,就望而卻步,我們讀書怎麼可以只因為形式不怎麼合於我們的習慣,就把大好的傳統歷史寶貴資產置之度外?外國書也要讀的,重點是選擇有好的內容與表達的方法,以及早已形成而又普及的,影響深遠的典範。 這一門課可以選擇的對家,只要好,深淺不計,無所不容。 凡是好文章,絕對不僅是文采動人而已,這裡有一個比方,就好像說書的跟老師的差別一樣。 說書人的口才不好可不行,精采的說書人可以把每一句都說得迷人,聽書的也就自然而然聚精會神的聽著。但是,一個人結結實實的長進,卻不能只靠聽書就成了。說書人太重辭采,太少內容,一如我們常吃的生日蛋糕,看起來好大好多好漂亮,其實,除了奶油跟色素,真正的營養很少,連分量都談不上。人偶爾吃吃蛋糕是可以的,當作主食,問題就大了。 教師不是說書人,雖然也一樣的是吃「開口飯」的。教師稱職不稱職,要點是有沒有讓學生得到知識的營養跟熱量。營養可以讓學生長年的保持身心的健康,時時都能自我長進。熱量則是能讓他們在這個滾滾濁世裡得以存活而且不太狼狽。作到這個地步,也就是一個教師所有的能耐了,再多也難。 所以一個當教師的說出來的話是要有根據的,不能天馬行空的瞎扯。這個根據,就是「思想」。他們自己當然難得同時也是思想家,但是,他們不可以沒有思想。一堂堂的課,就是一次次思想的表達。他當然可能只具備了「述而不作」的本領,只是把人家的思想,精采的、得力的、也可以包含動人的,拿來跟學生說一說而已,但是其中必然都是他自己已經消化過了,並且深深相信的思想。 有的是現學現賣,這樣子就很危險了,雖然也不是不可以。現學現賣的教師得有非常好的消化能力才行。這是什麼意思呢?那就是,教師雖然沒有什麼自己發展出來的思想體系,卻不能只是照本宣科,或者是只把人家的思想在語詞上作一點變化說了出來而已,從來就沒有變成自家的信念,那就好像只是在嘴裡咀嚼著的東西,還是不能算是自己身體內的營養一樣。 消化人家的思想言語也要有時間,甚至是不算短的歲月。身體不能等到了面臨生死關頭才開始調養。了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工夫。教師對於他打算在課堂上所用的知識,要長年累月的琢磨,才能化為自家的營養能量,進而成為可以傳輸的知識。 教師要跟說書人在口才上較量,多半是比不過的。一個能讓一家人吃飽肚子,活得虎虎有生氣的家庭主婦,當然不能跟五星的大廚相提並論,可是,「媽媽的口味」是這個世界上最合宜的口味。每一堂課的教師,都該是能夠作出知識上讓學生覺得這就是媽媽的口味的長者。 媽媽的口味卻也常常受到抱怨,小孩子常常就是要到飯館裡去吃飯,覺得比媽媽作得好,小孩子如果總是這樣,那個媽媽可就累壞了。她可能也以為自己本事實在太差,於是就去買食譜交學費學做五星級還是三星級的大菜,這是捨近而求遠,要知道,那些大廚,他們回家的時候,也是寧可吃他們的媽媽還是太太作的菜,要不然他們小則反胃,大則營養不良。 當然,教師的口才太差也不行,就好像有的人只吃果菜汁跟肉泥一樣,什麼有營養的食物,通通打成汁水混做一處,你說有沒有營養?當然是有的,卻真的讓人難以下嚥。教師也要學一點說書人的本事,口才不好,也要想想其它的法子,諸如舉證、教具、圖片、課程進行的設計,就是衝著這個口才的問題而來的。教師要以學生學到了沒有為訴求,而不是以自己是不是有學問有理解為唯一要件。 有思想,又能表達,就是一位稱職的教師,不必是大學問家大思想家,雖然能具備這樣的資格最好不過。然而我們也知道,有的名教授,口語表達實在很差,就教師的標準來看,這樣的名教授也未必夠格是個好老師。他們自己的營養沒有問題,但是口味讓一般的學生無法接受,那就是不行。 那麼,這個經典選讀的教師應當怎麼上課也就很清楚了。他選的是什麼書,當然重要,卻不一定非得是古往今來大家一致都覺得了不起的經典,只要能以透過知識所形成的信念,以所選的書為媒介,轉為言語,讓學生可以接受,就是合用的教材。不必也不應把所選之書的重要性凌駕在課堂講述的重要性之上。那一部所謂之的經典,只是一個引信,可以點燃學生好學致用的志氣,能照顧自己同時也能關心天下。達到了這個成效,就很好了。 學生在這一堂課上聽到了教師說到了所選之書的具體內容與否,就不是重點了。大體上只要能讓他們知道這部書的來由、作者的背景、以及---這一點不可忽略---從這幾種書所引起的歷史縱深與思想世界,才是應當著力之所在。 經典,其實並沒有標準,凡是好書,能讓我們感動上進者,都是經典,不用陳義過高,令人卻步。我們不是為了只讀那些曠世巨構而當老師、當學生的。我們是為了要有能力生存在這個世界上,並且有能力讓這個世界越來越好而讀書。要是上一門功課,卻沒有能夠在上過之後依然會自動的學習長進,繼續的保持樸質的理想,那,無論是對於學生還是教師,都不能算是成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