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王安祈的國光版---看國光劇團楊家將系列

王安祈本身是一位傑出的戲曲編劇家、製作人,同時也是重量級的學者,當然不會是沒有想法的人,而她的想法,必然從編寫上開始多所著墨。漢人的傳統戲劇,到了近代,向來能編者少見,百年來最有名的戲曲編劇家就是齊如山了,如果沒有齊如山,梅蘭芳又會是怎麼樣的一個面目?那就是個耐人尋思的問題。可見編劇的影響其實可以很大的。後來又有俞大綱先生編劇,可是,質精而量少,難成氣候。近幾年來,大陸新編的戲也有機會到台灣來上演,其中一部「曹操與楊修」, 看過的人無不印象深刻,也還有其它的戲,有的是老戲新編,有的是重新創作,大多也很可看。只是,一般而言,依然走著傳統戲劇的老路,尊重整個傳統戲劇的技巧、方法與格局。 王安祈的處理方式跟前面的一些大家都不一樣,也許可以說,她的文學氣息比較濃厚。她的作品有著更多的現代人的品味。這就形成了目前我們認識到的「國光版」國劇。 這件事不見得很好處理,最怕的就是喧賓奪主。國劇已經發展了兩百多年,有過無數頂尖的人參與,然後才有了今天的面目。有人說,國劇舉手投足無處不是藝術,無處不是歌唱,無處不是舞蹈,無處不是音樂,……這話一點兒也不差。就是其中的說白,也可以視之為非常精緻的唱腔。 在這麼一個大前提之下,要改就不容易。要能存其精華,並且發揚光大,成為更加讓人可以接受的動人藝術。在這個要求中,王安祈煞費苦心。想來這同樣的也是她以文學氣息灌注其中的主因。 一齣戲的精神何在?許多作品儘可以有每位藝術家自己的詮釋,但是無法離開時代太遠,否則就難以為大眾接受。希腊古典悲劇固然好,可是,讓我們這個時代的主流觀眾去接受,就得以現代的思想與方法來表達,要不然再好也是白費。連莎士比亞劇場也無法說可以不顧現代的人的品味,就那麼樣的以四百年前的風格出現,真這樣相信就是英國人也受不了。所以,如何的讓現代的觀眾可以接受,是一大挑戰。 還有一個挑戰,就是如何的讓傳統的觀眾也不會反彈? 欣賞藝術,跟生活裡的許多其它事物也是一樣的,習慣是很頑強的決定性因素。早幾年的時候,許多的老觀眾對於雅音小集把現代的聲光設計融入傳統戲劇,就很不以為然。他們的想法不是沒有道理,卻也不是唯一的道理。時代在變,什麼都以跟著變,如今的戲迷應該已經沒有了依然堅持一定不可以用現代的聲光表現傳統戲劇的吧?文學的氣息加入了傳統戲劇演出,會不會變味兒?變了味兒的戲,還是戲嗎?也許真的有人會這樣問。 若不是傳統戲劇的領域,要怎麼改,就怎麼改,類似表坊、相聲瓦舍、屏風表演班、果陀劇場等等,許多人相信的是,要改,是他們這些人的事,也許不相信傳統戲劇也是非得走上這樣的路不可的劇種。 然而我們卻要問了,什麼是傳統?還不是一再的改來改去的嗎?傳統不是形象,而是精神。只管形象,則傳統給圈到了形式裡,動彈不得,生路只會越來窄,最後就是死路一條。要活,就得讓觀眾接受,國劇不能只靠白髮觀眾捧場,國劇需要新的觀眾,但也不能為了吸引新觀眾而把傳統的優點都給扔了,只曉得去湊年輕人的趣兒而已。 楊家將系列的作品,戲碼多,角色廣,又與傳統的忠孝節義緊密相聯,無論是與觀眾的共鳴還是個人內在的衝突,都極具張力,因此一向都很得觀眾的緣分。楊家將系列也就成了國劇表演藝術中的一個標竿,名角都得在這個系列中露上幾手,別別苗頭。國光劇團從今年的七月開始,演出「楊門系列」,雖然沒有一折不漏,但是總共十幾場,也非常可觀,無疑的是國劇演藝界的一大盛事,觀眾更是可以藉此大飽眼福與耳福。王安祈身為總監,整個演出的規模設計,自然成為她的重任。 沒有觀眾,就沒有戲,沒有持續的觀眾,就沒有後來的戲。怎麼樣讓年輕的觀眾愛上國劇,也不讓年紀大的觀眾不排斥新風格,是對這位總監的一大考驗。 老劇新演又絕不能傷筋動骨,談何容易? 目前這樣的方式,讓人想起貝聿銘為羅浮宮所作的設計。 羅浮宮本身就是了不起的巴洛克時代的代表作,要是建築計師只是一味的想到自已,那可能便搞出彰化大佛那樣的場景,好好的八卦山那麼和緩的天空線,讓一座超級的胖大彌勒給衝斷了。類似的例子在這個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美國中西部的麥當勞、肯德基等等也常常幹同樣的事。 貝聿銘只是在羅浮宮的中庭加上一組透明的金字塔的入口,比一個人身的高度高一點點,以從地面直接噴出的水柱參差其間,其它的,全在地下。 結果竟然使得好大的一座天空下的羅浮宮,在不同的時間季節裡展現出萬種風情。 表面上看,貝聿銘只不過是加進了小小的一組透明的金字塔而已。 這一次,以在城市劇場最後三場表演的,從金沙灘到托兆碰碑,到穆桂英掛帥、到楊門女將的一系列演出,王安祈以佘太君在幕後的影子為背景,穆桂英旁白的語體方式,陳述出三代的興亡與情義,大有一夕漁樵話千古是非心的意味,而且,因為說話聽話的人就是楊門三代的老小見證,更加的沁人肺腑。這一席話,雖然時間不長,卻使得幾段戲在情節與情緒上都能一貫相連而迴腸蕩氣。 現代戲劇常用的技巧,用到到了國劇中,就很有些化龍點睛的作用。 說書人的場面,也使得無數的血染黃沙,屍暴荒漠,成為後代一則又一則謎樣的傳說。 觀眾從熱烈的場面中驟然受到冷卻,情緒線起伏的落差極大,也因此更為點滴在心的感覺到整個人世之莫測與憂傷。 楊家將的戲原本多帶有慘烈與熱鬧,這一冷,冷出了許多悠深的韻味,傳統上的表現當然也不能說一定就是沒有,只是,不一定每一位,特別是初入國劇劇場的觀眾就能感受得到的。經過了這樣的,看似簡約卻很費工夫的整理,就成了普及但是絕不流俗的好作品。 沒有如此特殊安排的戲,不見得就不可演,更不見得沒有人欣賞。誰也無法為藝術定一個至高無上的權威鐵律,然而值得肯定的是,王安祈為國劇藝術開了一條也可以試試走走看的新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