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大家都是神經病

Falling Sky,要怎麼翻呢?天都掉下來了?砸下來的天空?與電影原意也能結合,而如今翻成「今夜星光燦爛」,有畫面,也有反諷,似乎也很切題。 這是一部挪威的作品,導演叫古拿維恩,編劇也是他,全片說的是挪威語。於我們而言,挪威是很遙遠的國度,整個的北歐也都很遙遠,而北歐影展,展出的分別是挪威、芬蘭、瑞典、丹麥四國的作品,有意思的是,四國分別也有各自的語言,雖然他們彼此緊緊相鄰。這一部片子以挪威語發音,令人無法不想到這個國家大大有名的易卜生,他是現代戲劇的開山祖,對這個國家覺得陌生的人,一想到挪威,常常就只是易卜生。也足以證實,這個國家百年來的戲劇發展應當非常可觀,也許只是對東南亞的台灣不怎麼流行而已。 「今夜星光燦爛」l就很可以證實這個國家的戲劇傳統精湛動人。 時間跟空間都很集中,戲劇的發展是從十二月二十二日到二十四日,三天,夠短了。在西方的世界中,是一年裡最重要的耶誕節的前夕。題材也緊緊扣在上天與人的關係上,卻無處不是反諷。空間,則僅限於一個小小的市區,這個國家本來人就少,又是耶誕的寒夜,處處顯得冷清。更實在的講,是在小小市區的一個小小的角落而已,雖然也有幾場汽車奔駛及車禍的的場景。 所以,這一部影片,由於空間的集中,看起來好像是從舞台劇改編過來的一樣。不過在視覺上,卻沒有舞台劇只是呈現中景的一個框框的狀態。鏡頭的運用非常靈活,人物表情的特寫與相互關係交待得極為細膩。 如果要用一句話說完整部影,那就是:「大家都是神經病」。 神經病是怎麼一回事?常識世界中,我們的認識是指著跟我們很不一樣的人,他們的表情、言語、行為、打扮,處處都跟我們不一樣。 神經病真的是這樣的嗎?這部片子呈現了不同的面目。 故事就是在經神病院中發展,那麼,什麼是經神病院?沒有見到鐵柵欄,沒有身力壯的男護士,沒有電動鎖。這是一個出出入入很方,似乎誰也擋不了誰的地方,跟我們一般人生活的空間沒有兩樣。 神經病,其實就是跟我一模一樣的人,經神病院,就是我們此刻生活的地方了。這個神經病的故事,也就很自然的,成了我們大家的故事。 看不出來誰真的是神經病,誰又真的不是,正常與不正常又有何異?導演有意的表現了神經病與的正常人相類似的面目,他們之間,也是有愛有恨,有野心有思想,同樣的人品也是有高有低,性格有強有弱……。神經病的世界,原來跟我們的世界是一回事啊! 我們要是發現了這些人是神經病,那是慢慢的發展出來的,開始的時候,他們也都是平平淡淡的,像那一對男女主角,彼此愛慕,卻又難以表達,看著對方,心裡有著那麼強烈烈的愛,卻無法開口。他們也像其他的人一樣,彬彬有禮者有之,另懷鬼胎者有之,自以為是者有之,遺世獨立者有之……。 而且,在這個小小的世界裡,神經病院裡的人,跟神經病院之外的人,不僅是看起來沒有什麼差別,其實,真的也沒差。那個男護士,據他自己說他是醫生,也許是吧,他跟他太太已經沒有性生活了,心理上總是有點不對勁,小小的動作可以看出他也是一個神經病,只差在還沒有接受治療而是在治療別人。比如他在鏡子前面會得意的向自己展現出自以為很強壯的樣子,這只是小小的動作,請問,誰在私下沒有過這樣的神經病表現?也許有人會說,那不算,可是,發現自己的妻子與人私通,卻只能在窗外窺視,暗自傷心,然後又成了另一位神經病眼中有神經病的窺視狂,最後讓人家罵成「神經病」,誰也不能說他受到了冤枉。 照顧神經病者,神經病也,神經病眼中也有許多神經病。 記得讀過馬奎斯的一個短篇,篇名喚作「只是打了一個電話」,情節就是某人下車只是打一個電話,卻從此展開了非常離奇的遭遇,一生也都無法回頭。故事從平平常常的境域中開始,然後卻越來越不尋常,終至荒謬絕倫。 人生何嚐不是如此?我們開始的時候個個也都差不多,但是,路越走越是離奇,人也越來越不像原來的那個人。生命,常常是,終至荒謬絕倫。 是的,生命慣常如此,但是我們卻把這樣的真實隱藏起來,我們只肯承認像訃聞裡表述的那個生命。想想看,只要稍稍知道死者是怎麼回事的人,特別是他們最親近的人,讀到訃聞,真會相信嗎?也許訃聞根本就是那幾個他最親近的人寫的,那麼,故事與人物也就更加的荒唐了。 生命很漫長,荒謬也就在時間裡被稀釋了,我們看不出來人家的神經病,更看不出來自己的神經病。但是電影卻不,藝術性的安排,讓時間與空間都受到了壓縮,人物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問題便強烈的表現了出來。我們可以在八十五分鐘的時間裡,看盡許多的神經病在短短三天中的一個小小社區裡的際遇,或者可以說,短短三天裡,讓我們發現誰是神經病。 一開始,看似不相關的人,後來卻個個相連,看似離散的事件,後來卻都成了糾結成一團。然而,生命卻是多麼的不可測度,相互作愛的人沒有愛,不能作愛的人難捨難分。要死的人死不了,不想死的人卻隨時可死。至親疏離到至遠,陌生人深相接納。一個光輝燦爛的耶誕夜,卻是一場天大的意外,意外導源於一個神經病跟她的死狗。 「今夜星光燦爛」,只是今夜嗎?我們每夜都可能遇上燦爛星光,耶誕之夜的空中爆出陣陣奪目燄火的時刻,大家都在凝神的欣賞,然而在其中,卻飽含了死亡、暴力、絕望、失落。 戲劇史上,北歐的表現百年來已經「星光燦爛」,而且,獨領風騷。也許我們比較熟悉美英法日的戲劇電影,習於慣有的市場取向,對北歐反而比較陌生,可是,在看過這一部「今夜星光燦爛」之後,不由得想起許多在戲劇史上燦爛的姓名,易卜生之外,還有梅特林克、斯特林堡,以及現代最具哲學性的電影導演英格瑪柏曼等等。這一部影片提醒了我們,在北歐,還有許多令人激賞的神經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