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千山萬水,何處泊我扁舟一葉?---看「沉默新娘」

越南,這個國家曾經歷經戰亂,被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摧殘得滿目瘡夷,到了最近十年,他們也有了改革開放,也重新接納了當年的敵人美國,變得如何,對於世界上大多數的人而言,沒有太多的吸引力,個個人都要忙他們自己的事情,越南,已經不再像伊拉克那樣的熱門了。 然而,許多看過這一部「沉默新娘」的人對這個問題就可能會有不同的想法,他們的心中印下了越南已經復蘇了的感覺。民主真好,和平真好,因其如此,人心人性裡的那一顆神秘的種籽,又發芽了。 中南半島是受到了佛教影響很深的地方,但是,能把佛教影響拍得那麼不落痕跡的好,很不簡單。一般我們看到的基督教影響的電影作品太多了,以致於可能都已經沒的有什麼感覺。如果有機會看到一部所謂之的受佛教影響的電影,常常不見得是真的受到了宗教精神的影響,而是明明白白的說教。然而這一部不是說教,宗教中隱含的慈悲精神,不僅反應在人物的行為當中,同時,也在山水中,更在不落形跡的神秘感受中。 這一部作品的題材,一不小心就會拍得很像西方通俗的激情片。處女懷孕,是故事之本源,任何一個民族的古代神話故事裡如此的題材不算少,也是遠古以來對於反常的貞節觀念的抗議。這樣的題材怎麼處理,都有得看,但是,導演在這原本傳說中十分醒目之處,居然落墨甚少,乃至於可能也想要刻意的淡化。少女懷孕,馬上就要臨產,然而是誰的種?她一句也不說。導演沒有把這樣的一個人物神格化,也沒有泛濫悲情,這就使得這部作品就有了格外的親和力。 女主角面對著對她而言極為愚昧的,同時也極不公平的世界,只是沉默。她有幸逃出死亡的命運,我們也看不出她的歡喜,她受到了三兄弟的照應與愛慕,我們也看不出她的滿足快樂,她總是那麼樣的沉默著。導演有意的以「天何言哉」的美學觀念作為表達的主題,她的沉默,也就成為難以言說的,即不是抗議,也不是認命的至大的包容。以致於,她的死,也不是自求解脫,反倒是為三兄弟解脫了困厄之死。本片通俗而不低俗,得力於此。 我們雖然看到了殘酷的愚昧,卻也沒有見到常見的報復伸冤,故事從年輕的木匠在大山大水中一路前行的畫面中開始,行行復行行,人,在大自然裡,顯得那麼樣的緲小,然而,他的步伐,卻又是那麼樣的堅定,彼此形成強烈的對比。身上揹了一把長長的弦樂器,更增幾許神秘與浪漫。 老木匠剛剛過世,他就依老木匠之說,出門去找尋自己的另一個源,他的母親。這是多麼通俗的題材,但是,母親是否在世?是什麼樣的容顏?在世的話在那兒?不在世的話又是什麼樣的結局?他找不到一丁點兒的線索。不過,依然邁開步伐一路追尋,不知所終。兒子尋母,是這個女人一生的故事發展中的穿插,卻使得這一部作品自始便帶著懸疑與溫情,但不是偵探小說的那一種非要有什麼交待才能結束的那種,而是,因為化為命運中必不可免的懸疑,宗教哲學的氣氛因此而生,彌漫在全部的畫面與細節裡。 這一部片子,沒有發展成一部輔級還是限級片,對於很多人來講,也許會無從著手。比如說,她不明不白的受孕、她受到責打鞭笞、她與三兄之間的關係,不僅是色情,也許也是自然而然的需要吧?然而這是一部普級片,或者是由於越南這個國家至依然有其法規限制,但也因此使得這一部作品更為耐人尋味。 人物在此極為簡單,卻產生了極大的動人的能量,沒有人是先有了複雜深沉的動機,然後才發展出那麼複雜深沉的情節故事,故事情節在一再的偶然中發展,東方生活哲學裡普遍存在的緣份之說,也在每一個環節中產生作用。生命的確有無限的可能,而且生死無常,禍福相因,這種種要說清楚很難,卻屬真實。 沉靜的畫面,或是山間廟宇、或是無邊無叢林、再不然就是浩浩煙波層層巒影,都非僅止於欣賞美景,而是讓人感受到大地蒼茫中依然有著不可測的包容,就像那麼樣的一個年輕的鄉村少女。 傳統的愚昧令人切齒,可是,片子裡一點也不激情,只讓我們看到少女接受命運的沉靜,使得所有的人與俗見在與她的對比之下,顯得卑下猥瑣。其實,最有意思的是她的命運之可能有很多種,種種也都呈現在我們眼前。所有的情節,都與年輕的,這個少女當年所生的孩子的經歷的、揣摸的相互關連,自然其中不免許多屬於這個無父無母的年輕人的一廂情願,但難得的是導演沒有把這一部作品拍成另一部「羅生門」,而是一段又一段「可能」的發展的演出,卻又能彼此穿插,根本無所謂真幻,到底是這個沒了爹娘的年輕人的心中的想像,還是人世的真實情節,連觀眾都可能忘了追究。依依群巒沉沉江水之境界也由此而生。 年輕人要找的是誰?越來越是說不清了,然而,我的母親在那裡,會是那一位在水上唱出溫柔歌聲,卻似漣漪一般的徐徐撫慰著這位年輕人的歌女嗎?會是在茫茫天地中等著我去找她的一個女人嗎?她還活著嗎?她有著那麼樣的身世,那麼,她的確很美嗎?她再也沒有見到她當年襁褓中的孩子,無論是生是死,母子情緣可能就此了結嗎?我們看到了獨木舟搖過千山萬水,搖遇薄霧,搖過夕陽,輕風拂衣,滿目蒼翠,一如從人世搖到了天堂。然而天地如此之大,居然沒有可以讓這麼一位無邪無辜的女子存身的角落。 是大慈大悲的不忍之心,讓這樣的故事總是要在年輕男子肯定的步履中,永遠的持續下去。 誰都很容易把此片解讀為一部表現認命的故事,如果只是表現到此,就很俗氣了,雖然因此也可以吸引許多的票房。本片更深刻的是表達出來了無比的包容,以無言的生命與無言的天地作無言的表達。 這麼一部東方人拍出來的電影,不是變態、不是憤怒、沒有抗議、沒有激情,然而,誰也不能說,那就是一部什麼都沒有的作品,不免讓人想起「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是和尚心動」的禪機來。 總想再看一遍,卻很擔心一部越南作品在我們市場的慣性思考中,會不會受到冷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