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部硬裡子的片子---「面子」

伍思薇就不一樣,她原本是一位在西雅圖拿高薪的電腦工程師。最近電腦企業沒有以前好是事實,但是也沒有威脅到她的工作,只是比較清閒而已,電腦業的這一閒,卻閒出了一個電影業的忙人。 她心中有一個故事,本來也沒有想到要拍成一部電影,只是要寫成小說就行了,然而小說寫來寫去,覺得如果把它改成電影的表現方式會更好。於是就決定拍電影,只是,她是個純粹的外行,為此,她寧願辭去高薪的電腦工作,帶著她多年存下來的錢,隻身到紐約的電影界去打工,她什麼都肯做,只要能夠學到東西。她給了自己五年的時間,估計那個時候錢大概也就花完了,五年當中電影拍不成,大概希望也不大了,她就會在到了這個期限的時候,想法子回到她的老本行電腦界去。在這個五年中,她學了的關於電影的種種還真的不少,更請教了包括李安等等許多的人。但是,就是這樣的努力,也無法保證就能夠拍成電影。 資金是一大問題,美國拍片,動不動都是錢,就算是電腦工程師的積蓄,也是遠遠不及,她只得到處找錢。這個劇本是她自己的作品,以華人在美國的生活為背景,凡是看過電影的都一定同意是一本極好的劇本。現在在美國的電影界,許多極為賣座的電影,其實,常常劇本卻是濫得不得了,賣點靠的是利用了高科技、剪接、特技等等,搞出許多剌激性的聲光畫面而已,好劇本,以美國電影而論,要比美國以外的,比較沒法砸大錢的國家要少得多。 但是她的劇本卻引起了好萊塢的製片家的興趣,只是,他們想把其中華人的故事改成白人世界的故事,也許伍思薇在當時答應了,她的電影夢就可以提早個兩三年實現,然而她就是不肯。她又把劇本寄給了陳沖的經紀人,經紀人接受了這個劇本之後,交給了陳沖,陳沖看過了劇本,以為自已很可以演那個四十八歲懷孕而胎兒的「父不詳」的角色。但是,當初,導演卻沒有因為這一位大明星的支持而高興,反倒是以為她太漂亮而踟躕難決,她完全沒有顧到自己經快要走頭無路了。 我們已經看過了這一部電影了,所有的觀眾都有兩大慶幸,一是她沒有把這一部劇本答應賣給好來塢的製片家,讓他們改成了白人世界的故事。當初她這樣做,可以提早功成名就好幾年,但那又怎麼樣呢?如果沒有了當初的理想?另一個慶幸是,還好,她不僅「勉強」的接受了陳沖,讓觀眾可以在這一部片子裡看到了一個與「末代皇帝」那樣洋人拍的片子中,完全不同的一位非常出色的女演員,而且,她的漂亮,一點也沒有妨礙到這部片子裡不需要那麼漂亮的角色,反而讓此片在票房跟專業的成果上,都能有更多的斬獲。 還有一件好事,就是全民情聖的那一位男主角威爾斯史密滋,在經過陳沖的引介之後,居然出資兩百萬美元支持本片,成了這一部影片得以完成的最重要的推手。 不知道後以會不會有人也拍一部電影,就是表現一個人為了一個浪漫的理想,能有如此的割捨,又能有如此的堅持。這個真實的故事讓人想起當年拍甘地傳的製片兼導演理察艾登保羅,他以二十多年的等待與努力,才完成了他早期一定要拍出這一部影片的夢想。 在藝術的世界裡,凡是經過無比堅定的堅持,然後成為夢想成真的創作,都不可能是俗品。「面子」的確是一部傑作。兩百萬美元在某些國家拍片,也許綽綽有餘,比如在拍成「中央車站」的巴西,製片為了籌措相當於的一千多萬台幣的拍片資金,居然用去七年的時間。但是在美國紐約拍這一部電影,六千多萬台幣,只能說是相當的小成本。 這部片子無法不讓人想起李安。有人說,這是女人版的「喜宴」,的確是有那個味道,但是卻沒有任何抄襲,只因為,題材都是華人在美國的故事,都以中國人的一些保守觀念與時代脫節,作為發展人物與情節的來源。都能指出文化上的衝擊所在,而且都是以喜劇的形式表現。也都討論到同性戀的問題。以類此的角度看這一部電影,說是喜宴的女性版,也有其道理。 但是,喜宴至今又已經過了許多年,華人在美國的世界也有了更多的改變,新移民與傳統中國的關係,也比從前更為輕淡,也就相對的使得本片更具世界性的視野。當初美國好萊塢的製片家想要把這一部劇本改成白人世界的故事,不是沒有道理的。 的確,面子問題豈僅屬於中國人,只是,這裡的面子問題,是具有中國特色的面子問題,觀眾看來會特別的感到親切。 好的作品,不是只能夠標新立異就行了的,雖然用這樣的招術也可以製造票房。好的作品要能以大家都非常熟悉的題材來創作。任何一位中國人,不論怎麼同意還是不同意,都無法自外於一個講究面子的世界。畫鬼容易畫犬難,這樣大家都很以為已經十分了解的題材,成為作品,要能讓觀眾感到深得我心,而非陳腔濫調,就是重點與賣點。 一部要走寫實風格的中國人的戲,並不好拍。中國人的面孔平板,感情內歛,話也說得雲裡霧裡,讓人摸不著頭腦。這部電影要掌握的就是在如此的情境中的情趣。太過,則全不會像是中國人的故事,不及,又讓人無從感受。沒有什麼大動作,也沒有激越的言語,卻是處處暗潮洶湧,奪人心魄。導演必須拿捏得極準,演員更是出不得差錯。特別是女性同性戀的表現,要有情有慾而無泛濫的色情,為的只是突顯主角困頓無奈中的釋放。我們可以理解這也是作品中重要的賣點之一,卻不能因為有此賣點,就打破了原本的趣味與品質。其實,除了女主角之外,女配角的表現也非常出色,她之敢愛是因為她屬於一個沒有受到中國傳統影響的背景,愛同樣的一個女生,愛得自自然然,與女主角要愛而不敢愛成為對比,導演之功不可沒,演員的表現也是可圈可點,難得她這麼年輕就能有如此出色的表現。 女主角楊雅慧其實原本是一位不會說中文的戲劇工作者,可是,在演出本片時自然自得。這個角色非常不容易表現,她是一位自己原先也不麼確認的同性戀,她有著很好的學歷,很好的工作,年紀還輕,前途大好,她的問題就是什麼都很好,也許多少有點同屬女性同性戀者的導演伍思薇的影子。這麼一個喜怒不會形諸於外的角色,卻是全片的中心人物,楊雅慧掌握了那樣帶著些許憂鬱的複雜性格,非常難得。 片中陳沖的角色自然處處引人注目。陳沖把握那個姐弟戀的角色,是一個已經四十八歲卻懷了孕,又不知如何解決,只有待產的女人,那是一個極難表現的人物,因為,她就像中國大多數這個年紀的女人一樣,服從傳統,安安靜靜,每天在家只是看國語錄影帶於還是連續劇,外出嘛也只是買買菜,逛逛中國城,生活枯燥單調,大多數也就如此的在異國渡過了她們的一生,然而,導演卻要告訴我們,這樣的中國女人也不是沒有情慾的,難以表現的是,不能把這個角色表現成為類似玉卿嫂那樣情慾受到了社會環境壓抑的人物,她只是隱藏,不會成為變態。她依然好面子,就跟她的女兒好面子而不能承認自己是個同性戀一樣。這個好面子與我們觀眾席上的大多數的人沒有兩樣,不同的是,她們的好面子出了問題,而我卻只是「碰巧」沒有出問題,或者可以說,還沒有出現問題。陳沖當然漂亮,她用不著特別的把自己打扮得不漂亮,觀眾卻也不怎麼意識到她的漂亮,一則是導演並沒有要特意的突顯她的漂亮,換了男性的導演,情況就可能就會非常不一樣,可能連劇本都要修改,那就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再則是,陳沖自己的表演的水準之故。她把類似紐約中國城的中家庭主婦的味道體會得透透,她的那樣呆呆的,一切認命,只以家人為生命中心的中年婦女的情感拿捏得極細極準,凡是有過在美國大城生活經驗的人,當然更包括了在紐約生活的中國移民,看到了本片中的陳沖,都有似曾相識之感。 喜劇片的對白很重要,輕淡中要抓得著癢處。好的喜劇片不以胡鬧為尚,反倒是給人參透人情世故,又能在疼惜中調笑,在深情中玩味。三四十年前,看完好片子出得劇院,總是會在門口騎樓下的書報攤上,看到包括這一部電影的對白劇本。觀眾、編導與市場之間如此緊密貼心的風格,已經是多年不見了。在看完這一部「面子」之後,忽發思古之幽情,很想也能買到一本對白本,縱使在影片下市之後許久許久,依然可以據之以慢慢回味。 但願伍思薇也能像李安一樣,這部影片,只是她的一個開始。目前她已經受到了各方面的重視,影迷當可拭目以待吧?至於那個電腦界,是不是也像我們影迷一樣的盼著她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