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暴怒的紅血球宣言

想要陳水扁下台非自今日始,將心比心,覺得一個人幹到這個樣子還不下台嗎?只要是個正常人,都會知所進退。但也真是奇怪,後來不得不承認,他的心跟我們的心可能非常不一樣!他不是跟我們同樣的人。他還擺出一付以天下為己任的面孔,真是不可思議! 日本京都廣隆寺有「七不思議」,聲名遠播。如地板會響、一把雨傘會留在非常高的屋樑上等等。我們家小虎一向就不怎麼愛讀書,他小時候如果拿起書本,我們就會說那是第八不思議。現在有了九個不思議了,而且,這一個不思議自然是後來居上,名列第一,就是陳水扁幹總統貪腐到如此地步,人民唾棄他到了如此程度,他還是不肯辭職下台!並且要把人民對他的唾棄,當作不合法來陷害。人民的集會遊行那一處是非法的?他說大家反他就是反對台灣獨立,台獨有他那麼不入流嗎?別害死了台獨。其實,呂秀蓮的台獨傾向比起他來更為澈底,要是讓她來當總統,正是支持台獨的最佳表現,國民黨新黨無黨都寧願讓呂秀蓮接他的位子,民進黨卻噤若寒蟬,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民進黨說台獨難道是玩假的嗎?而且,人民無論是站在什麼政治麼場,在所謂的統獨上採取的是什麼態度,只怕因為我們沒有亡於統還是獨,國家卻很可能在他的任內被掏空而從此一蹶不振,大家再也沒有過好日子的希望,我們會從已開發國家變成未開發國家,大家只好出國去當其他國家的工人還是傭人,人民怕的是變成次殖民地的國際地位,怕全國人民都無路可走。這種日子四、五十年前我們曾經有過,好多年的努力才得以擺脫,現在又要再過,真是情何以堪。 這個天下第一不思議真可怕!是千古以來難見的無恥大怪獸,但從此也可以看出他的人生之貧瘠,除了當個總統,簡直無法活下去,當總統,就是他的陽光空氣水,這是個什麼樣的人啊?他難道真的以為他是無可取代的嗎?要是真的相信自己的天縱英明,也難怪貪腐到這個地步也不以為恥了,全國的人都欠了這麼一個「英明」領袖太多,所以,他的貪是應當的,有了那麼英明的領導,不讓他貪腐,他還以為我們這些人民太對不起他了,你看看他那個以天下為己任的德性,有多噁!真是不可思議透了! 我當然要倒扁!雖然我蠻希望台灣也可以獨立,也進入聯合國,甚至當上安理會的理事國,我還希望我們變成世界第一強國,希望美國人請我們台灣人去治理他們,就請陳水扁代替小布希好了。也希望中共一下子就把位子讓給我們,誠心誠意的請我們去當他們的總書記,發揮台灣經驗。要講希望,誰不會?但是,拿白日夢當真是騙人,是什麼玩意兒嘛!這個人老拿白日夢當真,騙了不知道多少老實人,現在許多人的夢醒了,他卻要大家繼續相信他的白日夢,把人民的覺醒說成是不愛台灣不夠本土。 我當然要倒扁!不倒扁,何以為人?何以對國家存有希望?何以面對後的代子孫?更何以向列祖列宗交待? 我穿上了一件紅色的圓領衫,曉清最怕人多的地方,說如果人少的話打個電話回家,她就馬上來參加。人少我也回家了,沒搞頭了,你還來幹什麼?然而她為我準備了十分周到的後勤支援,我有一個背包,裡面有一瓶冰茶、一方毛巾、一把小小的,郊外寫生用可以折疊的帆布凳子,還有一把我自己寫了又畫了的團扇。再穿上短褲、涼鞋。正準備要走,她又找到了一頂鴨舌帽,紅色的,可是正當中有一個克寧奶粉的標幟,不太好看,我臨機一動,請她為我剪一塊白布,在上面我用毛筆寫了兩個字,都是變體,一個字是左右反寫的「貪」字,一個是顛倒的「扁」字,反貪倒扁,又象形又會意,很有創意,我戴上了這一頂紅帽子,出發啦!三個女生跟著,她們好像從沒有參加過這樣的活動,我雖然看來熟門熟路,這一輩子在此之前卻也只參加過一次,就是陳水扁這個人在經過了三一九槍擊案之後的那個三二七,當時實在氣不過,我也走上了街頭,在那麼盛大的,五十萬人的大遊行中沒有缺席,也沒有加入任何的團體,一個人走了好久,差一點耽擱了當晚還要當証婚人的角色。這麼一點點的,真正的很中產階級的經驗,今天在小女生面前顯得倒是相當老到,一路說說笑笑,好像是去參加遠足。她們三人都沒有穿紅衣服,我的紅衣服她們也不合身,女生就是在這麼個節骨眼上也重視外表的,但是無所謂,我們參加就好。 天氣也真幫忙,早上下了好大的雨,我就想,下吧,把今天該下的雨都在早上下個夠,下午給我們好天氣,讓我們好好的展示一下我們人民的威力。 快三點了,我們在警戒線前面下了車,一路也走得很順,但是感覺卻不怎麼好受,走得太順,跟我上一次的經驗不一樣,那個時候,才走到金山南路,就已經人山人海了,今天居然可以長驅直入一路無阻的到達景福門,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心口一下子晦暗下來。但是沒有想到我們在景福門前面走來走去之間,不一會兒就聚集了好多好多的人,又一會兒,等到倒扁總部的車子到達的時候,人擠得水洩不通,我還得看好這三個小女生,免得有什麼意外,尤其是李研螢,那麼小的個子,一下子就可能埋沒在人叢中消失,我得時時把她攔到身邊來。 這一回的活動中沒有人演說,連口號都非常簡單,只有國台語的「陳水扁下台!」而已,一遍一遍又一遍的喊著,無數的胳膊舉起來做出倒著的大拇指的手勢,一點都沒有鬆懈,情緒越來越是高昂。穿著了紅色衣服的人真多,血河也似的長流,順著中山南路、信義路、仁愛路,再繞到了景福門。數不清多少遍的口號一直喊著,接著是超低音的一聲聲雷響,很能展現無比憤怒的情緒。 這個紅色的裝扮,讓有的民進黨立委公然說是用了共產黨的顏色,是跟我們對岸在隔海呼應,是在九月九日毛澤東的忌日紀念他的意思,這樣的說法,真的讓我發思古之幽情。我的一位老師在多年前設計了一座抽象的不銹鋼雕塑作品,放在圓山對面的,當時還沒有市立美術館的廣場上。後來這一件作品被人舉發告狀,說是「為匪張目」,因為從圓山那個角度看過來,是一個五角星,並且,正好是紅色的。我的老師還為這一件作品費了些精神,後來遷到了民生東路的一座銀行前的廣場,就再也沒有什麼機會把它看成為匪張目的五角星了。民進黨議員如此的把人羅織入罪,正是他們當中許多人受到了冤獄,甚至於被處死的經驗,他們現在也會拿來同樣的羅織他人入罪了,這個黨居然不發一言。一朝有了權力,馬上就跟他們當年拼了性命反對的敵人的手段如出一轍,還有什麼政治的理想可言?至於九月九日,這一天在歷史上發生的事情多著呢!照他們的說法,凡是在這一天過生日的人豈不都成了天生的毛澤東的小紅衛兵了? 我們找到了一個有點風涼的地方坐了下來,就是在景福門下,看不到司令台,那又有什麼關係?我們不是為了看熱鬧而來,我們是來為古往今來的最低的道德標準行將被一群跳樑小丑摧毀而抗議來的。 施明德的上台演說,大家的情緒一下子到了高潮,他說得很短,只有三分鐘,要言不繁,沒有任何的政治人物上台說話,沒有任何黨派在人群中表態,這是台灣史上的創舉,也許在民主的歷史上都是第一次,我為能在這個場合中沒有缺席而驕傲,我為能當一個台灣人而驕傲。 我們依然喊著倒扁的口號,都是不認識的人聚在一起,可是,我們都好像早已很熟悉了,有了幾千年的代代因緣。當然了,正義比文字的歷史更長。施明德說,我們都是神的兒女,這話聽來像是基督信徒說的,我要說的是,我們都是歷史的承傳者,也都是造物主創造的生命,沒有理由眼看陳水扁一家人那麼樣的剝削欺負大家。國家是多少人犧牲了,又有多少人掙扎著努力著創造出來經營出來的,包括許多國民黨民進黨與其他的成員在內,我們有義務作這一塊土地的守護者,參加倒扁,就是守護這個得來不易的國家之表現。 我們小百姓給政客愚弄得還不夠嗎?只要你不同意他們,就失去了愛台灣的身分與權利。有人把這個島上的人分成藍與綠兩種,你如果不同意他們的那一方,那麼,你就只有選邊成為這一方,再也沒有其他的可能,這是個什麼樣的「多元化」呢?我們真的只有藍綠嗎?我們真的一定要選邊嗎?只能選到深一點還是淺一點的權利嗎? 在這個島上,誰要是願意接受共產黨的統治,差不多可以說是神經病了。在這個島上,要是有人相信在目前的條件之下獨立可以實現,他也是瘋子。在這個島上生生不息的人不愛台灣,又怎麼可能?所謂的統獨,不過是個語意上的花樣,在某些定義之下,沒有人不統,到了另一種定義,又沒有人不獨,其實依然是那個我們,今天居然會被政客編派出來的這樣的兩可之說,操弄得仇恨那麼深,成見又無所不在,是怎麼一回事?難道還沒有看出來嗎?沒有仇恨,有的人的選票就沒有了,而製造仇恨產生的爆發力,卻可以在最短時間裡讓他們得到選票而攫取政治權力,進而魚肉國家社會,這是最為狠毒的手段,難道還會有人看不出來嗎? 太不對勁了,我們都快成了一個瘋人國了,每天都在談政治,每天談政治的時候就是罵人。無數的人就那麼糊里糊塗的為自己貼上了藍綠的標簽,只見情緒,沒有懷抱。 在現場的時候,下雨了,有的人就先回家去,我見到有人罵那些在這個時候回家的人,說你們怎麼可以一下雨就走人?這就是另一種法西斯,你可以表示不希望他走,卻不能指責他們回去有什麼不對,大家用自己的標準,自己的方式來面對這個荒唐的總統,有輕有重,怎麼樣都可以,誰也不能說我們自己的標準是唯一的標準。即便是「阿扁下台」,也有許多不同的想法,有的人但願他暴斃,有的人只是期望這樣的行為可以平平自己的不平之氣,有誰可以說他是唯一的標準呢? 在大雨中我們也提早回家,沒有參加直到天明的靜坐,我走了好長的路,也不顧淋了多少的雨水。跟一起來的學生分手之後,我就在雨中一直走一直走,想著我自己,想著我曾經經驗的國家,許多事情一幕一幕的出現腦海。 我在這個島上,應該是非常幸運的人。童年曾經有過的戰亂,由於年紀太小,而沒有什麼感覺,國民黨治下的台灣,是一個大陸失守之後的台灣,至少在沒有受到權力挑戰的區塊裡,他們厲精圖治,讓我受到了教育,享受到了經濟起飛的成果。後來,我親眼目睹了雷震等人的組黨活動以及他們所受的迫害,那一年我十三歲,在周記上寫了感想,級任就老師把我叫去,再三的告誡我不要談政治,到多年之後方才明白那一代的人在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是如何的為難,他要保護他自己,也要保護這個少年。我們曾經目睹大陸文革的悲慘,雖然沒有身歷其境,卻非沒有感覺。知識被否定,愚昧成了真理,殘暴駕凌仁慈,整個的道德系統土崩瓦解,這個大災難整整十年,何其幸運我不是在大陸而是在台灣。我又看到了美麗島事件,還記得,在美麗島大審的時候,報紙上刊出了開庭的情況,辯護律師為他們這些政治犯在庭上說話時,尤其是呂秀蓮的哥哥呂傳勝先生為他的妹妹說的辯護詞,我讀到了那一段的時候,正站在馬路邊,心糾得緊緊的,無法抬腳走路,只希望民主快點實現吧!大家不要再廝殺作對了!真的要感謝民進黨,是他們不顧生死的奮鬥,我們才享受到今天的民主自由,那管是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的抗議,也要謝謝當年的許多民進黨人為我們爭取的民權。跟上一代的人相比,我們真是幸運得很。 我也可以自私的想想,陳水扁這麼樣的亂來,對於我是不是有影響?也許拐彎抹角的說是有的,但是,影響不太大,因為我有固定的工作,也足以溫飽,我的孩子都已經長大成人了,我的妻子雖然不能像貴婦人一樣的穿金戴玉,但是真的一點也不在意,我們不要那種東西,看起來她依然漂亮得很。我們很少有機會上陳水扁的女婿常去的那樣的高級餐飲店,但是,吃一碗可口的牛肉麵看一場感人的電影,一點問題都沒有。我很有把握一直到百歲之日,還能把自己照應得好好的,至少不是兒女或國家社會的負累,只要不發生戰爭。要是說到移民,對我們一點也不麻煩,生活當然會有改變,卻不是物質部分。我大可安安靜靜的在家裡讀我愛讀的書,做我愛做的事,年紀真的不小了,也要注意保重身體啊!我很可以不出門去淋著雨抗爭高喊著要陳水扁下台,更何況他也聽不到我的呼喊。 但就是吞不下這一口氣,禮義廉恥,一個人認不得這四個字,也就罷了,卻還要反其道而行,把無禮無義無廉無恥當作了禮義廉恥,以其權術顛倒是非,製造仇恨,民怨已經如此之深,居然不見絲毫悔意,還在用著老方法製造新仇恨,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一定要站在這一天的人群裡,這樣子,我才像一個父親。學生叫我一聲老師的時候,覺得實實在在。 大雨淋著我的時候,忽然之間,我發現,這個人說什麼,那麼真相總是在他的對立面。 他說難道我錯了嗎?那他一定錯了。 他說為了台灣好,那他正在傷害台灣。 他說台灣一定要獨立,我就會想到,他為了自己的私利,早把台獨那麼一點點的可能性消耗殆盡,他是台獨最大的敵人,到現在還在消費台獨! 他說他反共,其實,他的作為正是最令親痛而仇快。 他說要拼經濟,他卻是沒邊沒底的貪汙,置國家經濟於不顧。 他一再的強調自己是三級貧戶出身,但是他當總統,受害人正是許許多多的三級貧戶,他更製造了更多的三級貧戶跟燒炭而自殺的人。 他說大家都要平等,他卻是最大的一個特權,他的全家人,包括女婿在內,無法無天。他兒子可以在軍中停休的時候出營,而且,,在許多同袍的面前,開了積架車回營。他太太可以讓任何一個她想要見的人到他們家去受教訓,無論是民是官還是商。 他說誠信的時候,一定正在說謊算計。 他要是在拜神,心中怎麼可能有神?神真來了,他一定會跑得比誰都快! 他說國民黨如何的爛,他的黨就一定比國民黨爛! 如果在他執政的這麼長的時間裡,弊絕風清,民生樂利,國民黨想要奪回政權就不知道比今天困難多少倍,搞不好台獨還真的成真了呢。他才是一個反黨反革命的大罪人!雖然他總是把反革命的帽子給人家戴。 是他以腐敗為滋養,抬高了反對黨的地位,是他更讓國格受到凌辱,連共產黨都會看我的們的笑話,他卻說他總是在拼外交。他已經把民進黨先賢先烈的資產全部搞光還外帶國家的前途,他居然會說自己正在揹著十字架受苦! 當心,他說正在為你祈禱的時候,正在詛咒你。他說他希望你保重身體,其實寧可你馬上死去。 他所有的表現放在一起看,他就是個不折不扣口是心非的人。 不知道這個行動最後的結果會如何,但是,我沒有缺席,並且我還會出席。成還是敗,誰知道?我為了許多同胞的錯誤選擇而付出時間心血,但是,只要是民主,我就接受,並且,今天要他這個人下台,一點也沒有反民主,而且非常突顯法治之重要。 我們反的是一個反人權、反道德、一個摧殘扭曲恒古以來的普世價值的人,此時不覺要說一句,難道我們錯了嗎? 我當然要去參加遊行!謝謝天地更謝謝許多的為民主付出了生命心血與前程的人,沒有人能阻擋我也在這重要的一刻裡,成為從天空看來的一大片紅血巨流中無數密密麻麻的小小紅點之一。真的不知道會不會真的逼他下台成功,但是,拼了再多的力氣,也不能讓這個天下第一不思議過得太得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