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那麼,還是要倒扁

每每一想到這些在競選的時候攘臂而前,以天下為己任的聲勢,就覺得,自己真是太差了!人家多麼穩重啊!把我們這些衝動的人如何的在凱達格蘭大道上之種種看在眼裡,盤算在心裡,想要在「適當」時機,作「適當」的動作啊?他們好聰明,總是精準的把自己變成壓斷駱駝背脊的最後一根稻草,而我們這樣的人呢?都是最底下的稻草,沒有人管這種人還是草算是老幾,他們在無數的士兵血流成河,積屍如山之後,在勝利的號角前導之下,站在趟蓬車上,接受萬民夾道歡呼的大將軍,大英雄。我怎麼到了這個年紀才明白這麼一點道理呢? 我不會,更不可能去當那個平白的收割者,那麼,我不要理會好了。早早就把自己定位在世界公民的框架裡了,其實,早早就說服了自己,是不是中國人,是我自己可以決定的事,共產黨國民黨民進黨誰都不能越俎代庖的替我決定這麼一件事。原本自信早就看開了,十幾年前從國立藝專被迫出走,就想,以後可千萬不要再管閒事了啊!把飯碗都搞掉了,誰來養你跟你的兒女啊?又不是想革命,是一個天天都算計著怎麼樣可以把日子過得更好更精緻的人。然而這一回還是動了氣!大概也讓有的人看笑話吧?又不是黃光國那樣的名教授,湊這個熱鬧幹嘛?不要以為我不會想到有的人心裡對我的這樣的想法。他們只是不說而已。然而,這一回,還是動了氣! 今天開系務會議,我是本系裡年紀最大的,居然也是唯一的到了凱達格蘭大道去淋過雨的老師,還帶了學生,也許會有家長還是同事覺得不太好吧?我們當老師的,應當「中立」。還好沒有人當著我的面說出這種沒道理的中立,只怕我會非常沒有修養的衝口而出:「中立個屁!沒有公道,那來的中立?」真的忍不住的說出這樣的話來,那麼,以後相處真是太麻煩了,為了那個在總統府裡的頭頭,跟原本好好的朋友都可能結怨,真是太不划算了。謝天謝地這樣的事沒有發生。 我一定有些我的同儕之間不會有的問題,一點都不應該否認自己這樣不成熟的性向,就是這件事作得沒有什麼不對,在其他方面我也要當心。時時要照著書上讀到的那些把俗世扔在身後的人,學會一點沉著豁達的修養。在這個事件當中,我也許比年輕的學生還要多事,還要「不理性」。 那麼,就要好好的理性的面對問題才對。讓我先沉下氣來,實實在在想到我是一個在大學裡教了三十多年的書,天天要學生以理性看待事情的人。 現在有幾個問題攤在面前,無論我們願不願意面對: 第一, 我是不是該出來支持倒扁? 這是一個很早就開始想的問題。我也不相信民進黨全部都會挺他。在這一次的總統府前倒扁行動中,許多最具的活力的人,都有台獨跟民進黨的背景。目前證實這信個看法也沒有錯。在政治問題與立場上,也早把自己定位在一個「自了漢」的框架裡。不同意這個人的作風,但是也要容忍他,這就是民主嘛。可是,政治立場可以不同,道德卻不能有什麼兩可之說,小則說話要算話,大則不可拿不該拿的錢,不可偽刻圖章,是不認識字的人也都知道的道理,一個的領袖出了這麼多的問題,不下台,行嗎?所以,要是要我去喊叫著叫他下台,我多半不是那麼樣的人物,然而,有人登高一呼,我卻依然沉默,就有點對自己交待不過去。我參加了倒扁。 第二, 要是他一定不下台,我該如何? 陳水扁就是一個不下台,而且,還有整個民進黨不聲不響的在挺他,那要怎麼辦?識時務者為俊傑,也該在心理上有個準備。真的倒他不成,也得要在未來兩年裡,接受他這個人繼續當我們的總統。為什麼?我盡力了嘛,盡力就好,用得著像施明德那樣,非得逼他下台不可,搞個你死我活嗎?這樣也不太好吧? 是的,在許多問題上,承認失敗也是很必要的,年紀都這麼大了,搞不好有一天醫生就會對我宣佈說,你這個人已經有了治不好的病,那樣看得到盡頭的生命,也是要接受的。已經到了死亡也必須要坦然面對的年齡,我這個人,還要為天下國家操那麼多的心幹嘛? 陳水扁也許是趕不走的,死皮賴臉,像是這個國家的惡瘡惡瘤,無藥可治,早就蔓延到了他的家庭、政黨,還有許多的關係人。我算老幾?我能解救這個國家嗎?在若干年前,決定停寫所有的時評專欄的時候,就已經有了覺悟,知道我的文章就算是每天有幾百萬人讀,也無法改變政治上的任何關鍵性問題,我,只是小小的一個公民,還寫什麼寫?快快好好讀好書,寫些跟政治社會無關的作品,「純文學」的。相信,就算讓他當到了二○○八年,至少,對我的影響不大。我一定該看清一這一點,接受一個陳水扁當總統直到二○○八年的事實。 然而,很讓我操心的是,這個人真是愛當總統到了非常不正常的地步,他的步法也都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連領具的圖章都敢偽刻,我的老天,是我們的總統啊!這個人,依我的推想,不敢做的事大概非常少,要是不下台的話,平平安安也就算了,然而他的捅的漏子已經太大了,在他依然掌有總統實權的時間裡,他會做什麼?我這個腦袋無法推想,一個已經闖了天大的禍害的總統,要他在這未來將進兩年的時間裡安安分分,我不相信。他會不會繼續的以其權力淹滅證具呢?這還算是小的。他會不會以什麼理由宣佈戒嚴呢?依照他那樣的,怎麼樣都要當總統,怎麼樣都不認錯的極端性格,可能性誰能說沒有?他可以挑釁中共,造成戰爭的台灣。他可以挑動族群,造成內亂。現在有人說,要全國大罷工,要是台灣癱瘓,他也可以找到理由說必須實施戒嚴。當然,他還有更多的其他的招術來保護自己在任滿之後不會遭到起訴,那他可能採取的難堪的動作就太多了,他極可能濫用職權癱瘓這個國家,挾持這個政府,讓他在任滿之後無憂無慮。 那麼,我們就面臨了一個無窮無盡的法西斯政權,這個政權,無邊無底的執政下去,國家的利益朋分給同黨同派的人共享,人民受苦,付出多少代價,他依然不聞不問。看看中南美洲、非洲,這樣的國家不是很容易找到先例嗎?還記得馬可任嗎?他一路當了十八年的總統,把菲律賓搞得民窮盡,才被人民趕下台。 不行,這個人繼續當總統,我們人民就永無停損點了,我要反扁到他下台為止! 第三, 難道不能等待法律的調查與判斷嗎? 法律是社會行為的最後一道防線,但是,不是唯一的防線。法律不能照應到的 人與事太多了。比如家暴,都要在家暴已經形成之後,還要讓受害人忍無可忍之後一再的容忍然後成案,從成案到受害人真的可以得到必要的保護,又不知要經過多少無法逃避的風險。法律不及於閨閣,這一句話真的有道理。我們也知道有的律師可以把黑變成白,白變成黑。所謂「律師性格」,何謂也?我的理解就是指著以言語文字操弄黑白者而言。法律之下,不公不義的事情太多了,牢獄裡不都是壞人,壞人更不都在牢裡,這一點道理我還懂得。 憲法賦予總統這麼多的法外特權,一是希望國家安定,二是總統也代表了國家,給予禮遇,也是對於國家尊重之意。然而,在一國之尊玩法弄權之際,受害的正是他代表的這個國家,倒楣的正是需要他照顧保護的人民,這個一國之尊是否還值得讓他享有特權,就有了問題。 當然,要他下台,一點也沒有違法,下台的總統太多了,有名的就是尼克森,他下台的原因是說了謊,而且,他也承認說謊,也承認自己說謊是不該的,他惹的是「口禍」,跟貪汙、拿回扣、偽刻印鑑等等,真是不可同日而語,但是他下台了。韓國的金大中、盧泰愚,也都沒有能夠證實他們「本人」貪汙,然而,兒女,親人貪汙,也就足以讓他們下台,並且關到牢獄裡去。 尼克森下台,是品德受到了質疑,因為他說謊,信用就沒有了,這樣就足夠成為下台的所有的理由。韓國的例子,是法律上以嚴格的標準來看待一國之尊的操守,所以他們被送進了牢獄。 我們該怎麼樣才對呢?在法律還沒有把陳水扁的法律責任搞清楚之前,先看看其它的問題。 陳水扁身邊的人幾乎都已經涉案,涉案不代表一定判刑確定,但是,作為一個總統,他的誠信已經動搖,怎麼別人身邊沒有涉案人?你說是你授意你的夫人為你找發票,這就明明白白的說出你已經跟你太太一同造假了。還有,你原來說你跟你的家人都沒有拿禮卷,如果有拿,下台負責,但是,後來卻變成沒有「直接」拿禮券,這成話嗎?我們上大號,也都沒有「直接」擦屁股,中間還隔了衛生紙呢!你好意思說出「沒有直接」這句話,真是罕見的無恥!這樣子還要當總統,就是沒有法律問題,你這個總統,當得下去嗎?人家涉案就停職,你為何不一樣? 還有,他的前言不搭後語,如他說過他的家人如果涉案,他就一定下台,他把國務國機要費當作外交機要,但是,在國務機要費中並無外秘密外交使用的項目,卻無法交待錢用到了那兒去了,這樣的問題,我們還要等待法律來作最後的決定嗎?拒絕接受珠寶來源的調查,是為大家作了最壞的示範。連審計部的人到總統府索取相關單據,你的屬下還語帶威脅的拒絕合作,是什麼意思?這樣的人怎麼還可以當總統?法律更無可以偽刻印章偽蓋發票的條文,你怎麼連這樣的事情也敢做?。類似的事情還可以說上一大串,是否違法?有沒有違法到該怎麼樣的程度?我們不是專業,不得而知,但是我們知道什麼事可以作什麼事不可以作。他如果是平常百姓,說說謊,害人不多也不會大的話,也就算了,但你是一國之尊,動見觀瞻之外,還牽動了多少人的禍福生死,只是等著法律的最後判斷,實在太危險了! 那樣的等待,我們賠不起,要他下台,是請他靠邊站,為國家找個避險的方式而已,在人民已經不信任一國的總統的時候,國家的危機還不大嗎?請他下台,合情合理也合法,只看他配不配合而已。 第四,要是他下了台,後來法律證實大家錯怪了他,那又怎麼辦? 在討論法律問題之前,還是有個責任的問題要先厘清。作為元首,不能只談法律,在全國當中唯得到了法律的格外優待的人,更無權只談法律。一個國家的總統,他的責任更在法律之上。身邊已經有那麼多的人被起訴,自己已經成為檢察官口中「潛在的被告」,最低限度,也該下台避免干預調查的謙疑,否則,就算司法是公平的,也無從得到人民的信任。在未來,要是法律最後的判斷是對陳水扁有利的,大家就不相信法律。如果是對陳水扁不利的,支持他的人也會說,法律有問題。政客只要在法律上吃了苦頭,就不斷的埋怨法律,大罵司法不公者,說也說不完。陳水扁下台,對法律、對自己都是最好的方式。 要是大家都能相信司法,而他最後卻被證實沒有任何的法律責任,卻也不表示他一定沒有犯罪,不表示他一定沒有做許多不該做的事情。我們常常見到有人說「法律終於還他清白」這一句話,大體上是可以的,但是,要是更精確的講,只能說,法律沒有辦法因案而判刑。也可以說,法律無法證實他一定要負責。或者是,法律不能證實他一定幹了什麼事。還記得白小燕案中陳進興的妻舅嗎?在該案中他最後是無罪獲釋的,理由只是在法律程序處理上不完整而已,沒有任何的個人會說他真的無罪,但是,卻無法將他正法。後來他因另外的殺人案遭遇死刑的斷決,那是功外一回事。然而,我們不免也會想到,要是當初檢調更周延一點,程序不要出問題,後來的那個人就不會冤死了。 法律不等於真理,不是我們行為語言的最後防線。與其說,我們相信法律,不如說,我們不得不依靠法律。還記得在多年前,早期英國治下的香港,有一個駐香港的高級英藉警官,貪汙販毒什麼都幹,後來被發現了,他卻逃避了法律的追索,最後還在南歐的一個只有最有錢的人才有辦法住的小島上,逍遙到天年。當年李登輝買下了一棟鴻禧山莊的房子,他付出了三千多萬,最後卻只以三十幾萬的成本,順利的轉移了財產權給了他的孫女,然而這麼好的避稅方法,為什麼我們小老百姓都沒有辦法享用?這也表示,懂不懂法律,有沒有人幫我們處理重大的問題,大家的權益有著極大的差別。 然而,他要是在情在理在法各方面都可以證實他是清白的,又怎麼辦呢? 那我們也要承認,真的錯怪了他,他的確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雖然如此,他依然可以在從下台之後保有跟我們一樣的公民的身分,依然享有跟我們一樣,甚至帶更多的應享的權利。他要是真的有委曲,一定不好受,但是,只要平反,他依然會得到大家的敬重,善良的人民一定會想盡辦法補償他,好像孫立人、雷震、還有早先曾經被國民黨政權汙名化成為江洋大盜的施明德。 他當然有損失,然而如果以他受到了錯怪的這樣的損失,跟整個國家的安定和諧相比,那就太微不足道了。陳水扁,你不是說要為台灣揹起十字架嗎?要是你真的不相信你對不起國家人民,那麼,這個下台,就正好是你該揹的十字架,就請趕快揹上吧,國家人民都已經揹了你好久了,眼看就要被你壓垮了。你為國家人民快揹上你該揹的十字架,實踐你高貴的承諾,不是正好成全了你的理想與情操嗎?陳水扁,下台吧。 那麼,我只好繼續的倒扁,直到他下台為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