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起立! 敬禮! 坐下!

是學會通過了一個新的決議嗎?要大家從今以後都要對老師敬禮然後上課嗎?也許吧?在這所學校,聽說中文系跟法律系依然保持了如此古早的禮節,我是很同意的,雖然對於我們系上從來沒有這麼周到的禮節也沒有一點責怪的意思。十幾年了,就再也沒有經驗到學生的起立敬禮坐下開始上課,下課的時候又再來一次如此的大場面,十幾年了,好長久啊!就是自從到了這所學校以後。 以前,上課的時候當然都很自然的有這麼一套禮儀。那些年裡,我們老師在教員休息室裡聽到了上課鐘打了,就一個個起身到教室去。走廊上,常常在拐角的地方,班長已經走出教室在那兒張望了,一看到老師出現,趕忙往教室裡跑,還沒有到教室門口呢,就扯開嗓子大喊:「起立!」這個時候,老師其實還沒有進門,也許還沒有走到這一間教室的外面,但是,他就是年紀再大,耳朵再背,也聽得到好幾十位學生一下子齊齊的從座位上起身的嘩啦啦骨牌也似一陣響,到老師走進教室的時候,總是鴉雀無聲。上了講台,不用急,慢慢吞吞的把書本教材放在桌上,抬頭一望,一層層的學生安安靜靜直挺挺的站著,個個精神抖擻,一對對亮晶晶的眼睛望著老師,等著班長喊出「敬禮!」所有的學生又如風如浪的喊出「老師早!」還是「老師好!」。習慣了也就沒事,沒有經驗過的,也可能讓這一大片的吼聲嚇到,就像今天我的感覺。 老師的回應自然無法跟學生那麼多人相比的,但是老師的一聲沉著清晰的「各位早!」或者「各位好!」依然透出寧靜的威嚴。接著,班長一聲十分有力的「坐下!」又是嘩啦啦一陣骨牌聲動,全體學生這才坐到了坐位上,準備開始聽課。 也搞不清是怎麼一回事,反正已經是多年沒有再受到學生如此的禮遇了。每回上課,總是主動的跟同學鞠躬,主動的問安,然後聽到學生也回應老師說老師早老師好。然而也只在我們系裡比較自然,要是上的是通識的課,課堂上各系的學生都有,我向大家鞠躬問安,卻是沒什麼人理會,老師孤零零幾個字的問候,如對曠野,很超現實。 我還在在座的各位這個年紀的時候,有一次,學校辦了一個到金門勞軍的活動,選了一些同學一起去表演。那個時候,搭飛機是很難得的事,我們先到高雄,然後搭登陸艇出發往金門。帶領我們的,除了教官之外,還有我們的系主任鄧教授,他那個時候已經五十多歲了,我自己目前已經活過了他當年的年紀,可是,在當時,覺得他也夠真老的! 風浪很大,平底船起起伏伏搖搖擺擺,好多人都不舒服,想要站穩都不容易,我們是一群學藝術的學生,能歌善舞者大有其人,船上官兵也想要有機會欣賞我們的表演,怎麼表演呢?就在甲板上。沒有值勤的官兵,就圍過來看。那樣的處境,表演,也就是意思一番而已,船幌動得厲害,步法都出不來,演不出什麼水準,但是,無論是演出的還是欣賞的,大家都很興奮,因為這是還有沒有到達金門之前的暖身呢。 在節目還沒有開始的時候,我們主任應艦上官兵的要求,同時也是禮貌,要說幾句話。我們系主任沒有什麼不得了的口才,而且當時風也很大,就是說了,大家也不太可能聽得清楚。那一段話記得的人不會多,可是,有一件事,已經過了四十年以上了,我還是印象深刻。 系主任出列,站在官兵跟學生的面前,登陸艇在大風大浪裡幌動不已,連我們主任也都不怎麼好站,他在大家面前勉強立定,卻沒有馬上開口,他環視了大家一圈,好像在很鄭重的想什麼事情的樣子,有的人以為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接下來,他向大家深深一鞠躬,差一點因為這麼樣的一彎身就跌一個跟頭,旁邊的一位軍官趕快搶上一步,還好沒事。然後我們主任開始講他那一段簡短的致詞。他低頭鞠躬的時候露出稀疏花白的頭髮,現在說起來的時候,依然如在目前。 多年來,主任上課的時候講了些什麼,我記下來的極少,倒是這麼一個風浪中的身影,久久不忘。 我想到了自己不知道有多少次的無禮,有演出的時候,常常要我上台說開場白,在這一方面我倒是沒有什麼怯場,大大拉拉的走到台口,有的時候還向大家揮揮手,就開始說話啦。但自從那一次見識了我們系主任的表現以後,每次上台,我都記得向大家深深一鞠躬,到如今,已經鞠了成千上萬個躬了,不論人家是理我還是不理我。 我當時就想,主任為什麼要如此的「多禮」? 我想他在任何場合中都不願降格以求,就如一家五星級的飯店,在接待客人的時候,不僅是對客人要表現出他們的敬意,他在表達敬意的同時,也表現了自己的格調與水準。我們不會因為客人有親疏之分,所以接待他們的方式也就不同,該怎麼樣還是要怎麼樣。我們主任永遠有他們已的水準,絕不因人因地因事而異,跟子路在戰死之前還要整冠是同樣的精神。這就是一個人的修養所在了。我們什麼都不用管,我們是在表達自己的誠意,也同時在表示應有的禮儀,我想我們主任就是這個意思。 人間有禮有儀可真好,要不然,我明明愛你,卻沒有什麼節日可以特別的突顯我對你的愛,平白突然之間送給你一大把花,也許會讓你嚇一跳讓你為難呢,但是在情人節有這麼一個表現就沒有問題了,再大把的花也不礙事的。老師與學生之間,有些禮儀可用,就像各位今天的起立敬禮坐下,非常好,大家藉著這麼樣的禮儀,表達了彼此的感覺,傳達的絕不僅是禮儀而已。吃飯要用一個碗,喝水要用一個杯子,人與人相處,有些禮儀,並非疊床架屋,反倒是給了我們好多方便。 這位同學有問題,請說。什麼?你說他們那些沒有回應的沒有禮貌嗎?很好,這個問題也可以談談。我也沒有覺得有什麼太不好,因為只是頭幾次上課這樣,以後他們也會大聲的回應了,自自然然的。他們不是沒有禮貌,只是在其它的課堂上不太有老師這麼樣的對他們鞠躬,他們一下子也不知道怎麼應對,也只是這樣而已。大家彼此又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很快的他們也會發現大聲的回應老師也讓他們自己很自在,於是這個禮尚往來也就水到渠成。我們用不著斤斤計較誰是長輩誰是晚輩什麼的,該怎麼樣就怎麼樣,條件一成熟,人倫關係也就在恰當的禮儀當中自然形成。其實,他們也會有些很特別的感覺,我是說,在老師主動的跟他們打招呼,而他們一時沒有回應之後。他們會有一段時間感覺不太好,總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勁,因為禮尚往來是我們內在要求和諧的一部分,有來而無往,誰都會不安的。為了免除這樣的不安,大家也用不著約定,在逐次上課的時候,愈來愈多的學生都會跟著老師的禮儀自自然然的回禮。古人的禮也許就是這麼來的,我想。 我也搞不清你們今天怎麼忽然這樣?是特別針對某些課程呢?還是所有的課程都這樣?所有的課程?其實沒有這麼多禮也沒有什麼關係,現在你們的坐位都好窄,那一小片寫字板還連著靠背,把你們夾在當中,不像我們當年的教室裡的桌椅,都是分開來的,每個人的空間也大得多,否則一個「起立」,有的人會給小板子碰到肚子椅子打到小腿,有的胖一點的,說不定把這一體合成的桌椅都給撞翻了。那個「禮」,失去了從容優雅,也就沒什麼意思了。我看也不一定要這樣子啊,就是依然讓老師先問候各位,各位坐著回應一聲就好了,大家還是省點事吧。啊?什麼?喲!今天是教師節啊?對,孔子的生日,真是好日子。就只是今天啊?原來禮遇還有時間限制的啊?才剛剛賞味期呢!教師節大優待?明天就什麼?恢復正常?不要這麼說,我們之間的來往關係沒有什麼正常不正常,今天大家起立敬禮坐下了這麼一趟,就跟節日裡送花一樣,也不能說沒有送花的日子就無情無義了。大家有這個心意,而且,很用心的把這個心意表現了出來,跟天天有禮有節也沒有什麼不同,還是非常感謝各位,每天都感謝,可別以為老師沒有說感謝的那一天就是討厭你們啊!好了,上一次講課講到什麼地方?大家把筆記本拿出來,我們要講課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